宸游
源流志
基趾志
建置志
沿革志
古迹志
灾异志
人物志
仙迹志
幽怪志
传闻志
艺文志
金石志
额联志
名人游记补遗
趵突泉现存石刻
图经志
您的位置: 首页 > 趵突泉志

仙迹志

    叙曰:曷志乎仙迹也?志乎吕仙之往来于趵突也。吕仙之往来谁从而见之,又乌得志之也?志乎元遗山之见约,李对泉之示句也。尝读子史百家,佛经道箓,凡宇内名胜之处,皆为福地洞天,而斯泉云岚风壑,碧瓦丹楹,飞湍激瀑,雪涛腾空,想亦为仙人之窟宅,黄鹤之驻迹也。作仙迹志。

  金尚书省左司员外郎元好问,字裕之,号遗山,太原秀容人。有道人尝邀同食,且曰:“吾家在济南趵突泉上,甚可乐也,子能从吾游乎?”元曰:“有待”。数年后遗山过济,已忘前约矣。游泉上,倦卧泺源堂,忽梦前道人揖之曰:“久约不相忆耶?何咫尺不枉顾?”醒而始悟,因起过北岸入祠中,俨然座上矣。因为重建此祠。
  李中丞戴,延津人,别号对泉。少遇一道人示一语云:“仙人原为对泉来”,不解其故。数年抚东土至趵突泉吕仙祠,恍如前所遇道人。乃新其祠宇,毛直指在乃益一语云:“胜地自逢开府辟”。迄今揭之阁楹间。
  明历下先达葛公守礼、殷公士儋、杨公溥、王公家屏斋祓以迓吕仙降笔。曰:“吕氏者,仙也,有迹已传于世久矣。诸子恐其未真,而又索余亲笔以为之传,然余之逢诸子与诸子之逢余,皆非偶然也,故不肯辞,乃直述之。”曰:“余本唐之一宗人耳,名琼,字伯玉。配金氏,生子四:长曰甘,次曰美,次曰丰,次曰克。余少也,有相士尝相余眉棱目阔,鼻耸顶长,面修而润,发茂而疏,真儒者之气象。但山林上一痣,则当克妻;太阴下一痣,则当克子:二者皆不善也。独喜鹤行龟息,声自丹田中出,是乃遇仙得仙,而非凡庸之比矣。时余尚未悟。后思,余十岁能文章,十五好剑,二十即名时,五十始登第,且授官而治邑,惟以德化人,妻孥之胥庆也如彼,长少之偕荣也如彼,于是始疑夫相者之人为劣于相者也。不意唐有日月当空之祸,凡我同宗触之者灭,遭之者亡。余甚恐,是以弃四子而携一妻流移于山,卜筑于洞,维两口,故更其姓曰‘吕’。因在山下,故易其名曰‘岩’;时处洞中,因更其字曰‘洞宾’;其后妻亦亡,而身亦孤,故扁其号曰‘纯阳子’。肆观宇宙之间,寄傲烟霞之外,朝访仙朋,暮谒道侣,瞻方壶,眺员峤,游玩十洲三岛,云裹鹤驭,虎啸龙吟,而功名富贵之私,理乱安危之念,举不足在余之念矣。于是始信夫相者之人为善于相者也。自今考之,由五代而宋,而金,而元,而明,世代不觉其九迁;自艾而耆,而耄,而耋,而台背,而期颐,寿已历乎十变;则遇仙得仙之言,至是而益验矣。呜呼!以千载有余之秘,而一旦为知己者泄之。然余尚有十八字:‘伏列在旁似人而非人,挽拘在下似天而非天’,未可以尽泄之也,必候诸子三与之契,而又至于十月之久,然后可以与言。此悬笔也。”太守立碑泉上,以昭灵异。此传又见《游子六尺牍·孙君裘上陈眉公书》。

济南市图书馆 版权所有 ‖ 济南市图书馆网络信息部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