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名泉概况 ------
------ 名泉鉴赏 ------
------ 名泉图库 ------
------ 名泉视频 ------
350年前的趵突泉故事
侯林  济南时报  2020.01.13

  在中国的诸名泉中,无锡惠山泉名声籍甚。当年唐代茶圣陆羽品水,以庐山的谷帘泉为天下第一,惠山泉为天下第二;稍后,张又新又引刘伯刍论水之宜茶者,以镇江南零水为第一,惠山第二。由此足见惠山泉在诸名泉中的地位与影响。在二泉亭的影壁上,嵌有元代赵孟頫题写的“天下第二泉”石刻。逮及近代,瞎子阿炳一曲令人如痴如醉的二胡曲《二泉映月》,更把惠山泉的诗意之美演绎到极致。
  那么,以趵突泉来比惠山泉,又如何?
  这不是杜撰,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距今350年的清康熙八年(1669年),中秋之夜,位于大明湖南岸的山东学政署衙,时任山东学政的周龙甲(字霖公,江南淮安府人),在四照楼下摆开中秋夜宴,宾朋云集,名士盈门,时天色暗淡,月光摩盪,少顷,云雾顿开,冰轮涌出。庭前,梨园子弟载歌载舞,上演《唐明皇游月宫》的精彩戏,文人雅士顾而乐之,纷纷作诗以记之,而这其中最为引人关注且受人尊重的,则是来自江南无锡一位年近半百的跛足布衣诗人和他的诗作。
  这人的大名是钱肃润。钱氏之所以被历史记住,乃在于其非同寻常的民族气节与深湛学养。
  钱肃润(1619—1699年),字季霖,又字础日,号十峰居士。江苏无锡人。幼学东林。既补诸生,值明亡,弃去。入清后隐居十峰草堂教授生徒。著述甚富,著有《尚书体要》《十峰草堂集》等。顺治十一年(1654年),钱肃润以不改明代服饰,被捕解南京刑讯,折一足,怡然曰:“夔一足,庸何伤?”因自号跛足生。殊不知,这一苦难遭遇反使他声名大振,特别是康熙十八年(1679年),他又与顾炎武、吕留良等人辞博学鸿儒荐。因为清朝统治者的横蛮和暴虐,使得中华大地从民间到官场,充满了反清复明的社会心理与情绪,有清三百年,犹如地火在熊熊燃烧,钱肃润成了人们争相延请的“香饽饽”。当然,钱肃润的为人看重还在于他的学养与才华,他的诗文创作都达到了很高的造诣。柏乡魏相国(魏裔介)推其理学为“邹鲁干城”,合肥龚宗伯(龚鼎孳)亦有“论世文章老更成”之句深叹赏之。至其诗,典重庄雅,非燕许大手笔不克臻此。(参见顾有孝《十峰草堂二集》题词)
  钱肃润游历颇广。他对山东对济南的感情渊源有自。原来,他是济南大诗人李攀龙的再传弟子。钱肃润自幼从学于邹期相,而邹乃是李攀龙弟子。邹向钱肃润传授“静坐法”,使钱深有所得(《国朝耆献类征》卷477钱肃润)。“静坐法”大约是明清时一种十分讲究的修身养性的功法,与钱同时的遗民诗人申涵光便有“静坐自无妄为”的说法(《今世说·言语》)。
  钱肃润于康熙六至八年在山东游历的三年里,对趵突泉情有独钟,他先后写了六首趵突泉诗。我们且看他的《趵突泉诗二首》:
  观水欲观澜,祭川先祭河。君子贵穷源,源厚流必多。兹泉气喷薄,万象何森罗。英英如白云,势若山嵯峨。其源出王屋,来自岱阴过。隐见本无定,曲折行逶迤。只为屈抑久,一发争荡摩。
  又
  余家惠山下,其地有惠泉。惠泉味甘美,色亦清且妍。昨来齐州境,趵突何潺湲。厥声同隐雷,非筑非琴弦。激浪如喷雪,飞涛若霏烟。不独具色味,更觉形声全。
  (《十峰诗选二集七卷卷一》)
  钱肃润的好友潘大也评价这两首诗说:“前首发穷源大义,博大精深。次首将惠泉相比,极力推尊趵突。”也难怪好友如此说,试想那钱翁自幼生长在惠泉之下,且见多识广,对惠泉的偏爱自不待言,然而在进行了充分的鉴别比较后,他却说:惠泉与趵突泉相比,两泉的泉味(甘美)与泉色(清姸)之美,是不相上下的;然而如果比起声音与形态,那趵突泉如同隐雷的豪壮之声,如同喷雪霏烟的形态,显然胜惠泉一筹,两者相较,趵突泉“不独具色味,更觉形声全”。
  钱肃润的山左诗历来被诗坛视为绝唱,吴江学者、选诗大家顾有孝称:钱肃润“山左游览一编,真足鼓吹风骚,发挥义蕴……堪与泰岱争高”。这其中尤为引人注目的是《趵突泉歌》,这首诗在千余首趵突泉古诗中,是极为罕见独特且精美绝伦的上品,其显著特点是独出心裁地把趵突泉彻底人格化了,这首诗在当时便引起极大的反响。山东学政周龙甲称:钱肃润“在齐三载,诗词传记,累累成帙。最异者《趵突泉歌》一章,于古之屈而不伸与夫大屈大伸者,反复相证,以抒写其愤懑不平之气,千载下如或见之”。下面是这首长诗《趵突泉歌》:
  伏则自有见,屈则自有申。古今物理尽如是,何独悠悠世上人。借问此泉何为尔,泉名趵突有由矣。济水之源出王屋,自豫至兖越千里。或伏或见本无常,纡回蟠屈难为似。延及岱北水纷驰,北折而西群会时。渴马崖前忽不见,逶迤绝处将何之。行到历下平地涌,一出倾泻争雄奇。泉声历落何惊异,若为从前诉失志。有如三闾放逐回,沅湘浩浩声悲哀。鸱革投江怒涛喷,钱塘八月乘潮来。如闻贾生长太息,吊屈问服(鹏,《史记》作服)情恻恻。如读王维老将行,李广数奇功不成。古来多少英雄泪,此泉抒写何曲备。泉乎泉乎,始虽失志终得志,细听又觉非其类。我闻磻溪钓玉水,茫茫忽焉威武奋。鹰扬博狼(浪,《汉书》作狼)击后身,亡匿封留事业偏久长。南阳一卧终须起,指麾羽扇真名士。东山不出苍生何,一局围棋定淝水。从今一见不复伏,奔流到海作归宿。方知久屈能久申,混混昼夜相连续。吁嗟乎,趵突泉流溅溅,人生有志胡不然!
  从屈原、伍子胥、贾谊、李广,到姜子牙、张良、诸葛亮、谢安,那些如同趵突泉一般经历艰难曲折的人物,真的是“古来多少英雄泪,此泉抒写何曲备”呀!钱肃润好友周子敦曰:“咏虽在泉,而古今来屈伸变态悉赴笔端。不特大屈大伸昭然耳目,即运蹇数奇、屈而不伸者,亦若于星贯日浩气满天壤也。读是诗者,直谓之读史也可。”
  作为趵突泉的千古知音,钱肃润还写有《游趵突泉三首次赵松雪原韵》,论者谓:“三律无情不洽,有美必抽。”纵观钱肃润的诗歌创作,可用二字概括,那就是:“高”与“奇”。济南名士、王士禛之兄王士禄论其诗文:“老气苍骨,高格令音……且妙在堂堂正正,不肯一语稍涉僻怪。高朗者,譬诸星纬;浩瀚者,有若江河;有目共见,终古如新。”而顺治四年丁亥探花蒋超称:“若欲一气倾吐,笔墨所到,天动人随,则仅见吾础翁也。”(《蒋超与钱础日书》)而叙事之奇则最能表现诗人的才华与灵感,古人论诗,称:兴会飚举,自有不可思议之妙。而自称“钟山野老”的同时代著名诗人纪映钟称道钱肃润的北游诗道:“落落穆穆,边幅不修而自然大样,总由胸中,笔底无一点尘气也。至奇句出人意表,则孤蓬自振、惊沙夕起,令人不知所从来。”






济南市图书馆 版权所有 ‖ 济南市图书馆网络信息部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