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名泉概况 ------
------ 名泉鉴赏 ------
------ 名泉图库 ------
------ 名泉视频 ------
17世纪初,三位朝鲜诗人的趵突泉诗
侯林  济南日报  2018.12.07

  作为有“天下第一泉”之称的历史悠久的趵突泉,它的影响早已经走出国门。最近,笔者从有关历史资料中发现,早在17世纪初叶,即明代天启年间,便有三位朝鲜正使来到济南,他们充满兴致地游览了济南名胜,写下5首咏歌趵突泉的诗作。
  中国的古典诗歌有着复杂的形式和严格的格律,几位朝鲜人用中国古典诗歌的形式来描写中国名胜趵突泉,实属不易,甚至可以称得上是一个创举。由此可以看到他们对中华传统文化的热爱和精通,特别是具有独特魅力的趵突胜景对他们的深刻感染与深情感动。
  吴允谦(1559—1636)朝鲜王朝诗人。字汝益,号楸滩、土塘。著有《楸滩集》。1623年即明天启三年,他作为朝鲜正使出使中国。其间游览了济南名胜趵突泉,写下《题历山书院东趵突泉》:
水槛亭前趵突泉,灵源分洒远从天。初闻淅历明珠涌,俄见澄泓一镜圆。灏气常凝琪树里,清光荡漾玉栏边。衰年已谢仙区分,此路还缠未了缘。
诗人在诗中运用了“灵源”“琪树”等概念,他显然是把趵突泉作为仙境来描述的。诗的颈联写得尤妙:“初闻淅历明珠涌,俄见澄泓一镜圆”,对仗工稳,措词讲究,把趵突泉曼妙的声音、色彩、形象之美质从容不迫地展示出来。作者说,本来以为自己年老体衰,再也没有游历仙境的福分了,但是这一趟趵突泉之行,却是那么圆满地实现了自己的宿缘。这结语尤其来得轻灵巧妙而情深意切。
  另一位朝鲜王朝诗人名李民宬(1570—1629),李民宬字宽甫,号敬亭。1623—1624年出使中国,任朝鲜使团书状官。他精通诗文,著有《敬亭集》《敬亭续集》。他写的是《趵突泉次王阳明韵》(二首):
济南奇胜世间无,妙契仙翁藏一壶。雪浪炰烹泉眼涌,蛰龙喷薄尾闾枯。一轩潇洒漱寒玉,万象虚明开鉴湖。偶着水川老居士,瑶池影里据床孤。
三伏炎蒸定有无,迎风露殿置水壶。洑流不待水经验,泽沸何曾泉眼枯。爽耳冷冷韵古磬,醒心湛湛涵灵湖。厖眉道士坐终日,清簟疏帘看鹤孤。
  次人之韵,犹“戴着镣铐跳舞”,而这两首次王阳明韵的趵突泉诗却写得大气飘逸,独具声貌。“济南奇胜世间无,妙契仙翁藏一壶”,如此雪浪倒卷、鬼斧神工的趵突泉,在古人眼里只能是天地造化、神妙契合的产物。从诗人所用的“蛰龙”“尾闾”等语词来看,他对中华文化和济南的历史典故,包括趵突泉为海眼的传说亦熟识在心。此诗的妙处更在情趣。诗人由美丽的景致直接进入对人物的描写,“偶着水川老居士,瑶池影里据床孤”,写济南老百姓夏日里拖一张凉床,到泉边消夏乘凉的情景。诗的妙处不是实写,而是通过泉池的倒影来表达一个赛似神仙的“老居士”的潇洒与快乐。与此有相映成趣之妙的还有那个在清簟疏帘后面终日看鹤的,鹤发童颜不见老的厖眉道士,其风雅与超逸如在目前。
  而朝鲜王朝著名文臣金尚宪(1570—1652)的趵突泉诗则体现出别一种气格和风貌。金尚宪字叔度,号清阴、石室山人。谥文正公,祭享于孝宗庙廷。1626—1627年作为朝鲜正使到中国。著有《清阴集》《野人谈录》等。其《趵突泉》:
  灵源漱玉泻滔滔,水面跳珠一尺高。
  倒浸雪楼涵气象,百年文字作波涛。其《白雪楼》:玉楼新构雪楼空,济上山川寂寞中。惟有文章喧万口,江河不废到无穷。
  显然,较之前两位朝鲜作者,诗人感受最多的趵突泉的文化内涵,他为趵突泉深厚的文化内涵所打动。他说:趵突泉的波涛是由它的百年文字做就的,所以它才会有倒浸雪楼的涵大气象。这比喻恰切而活泼;而在《白雪楼》一诗中,诗人感叹白雪楼的萧条冷落的同时,更着重指出,作为白雪楼主,李攀龙的诗文却是永远喧自万口,江河不废万古流,这也正是文化艺术超越时空的无穷魅力之所在。
  值得一提的是,当时的中国大明王朝和朝鲜都面临共同的敌人后金(清)政权的武装侵略。1627年,后金阿敏等攻朝鲜,至平壤,渡大同江。朝鲜被迫议和。因而这几位朝鲜诗人在济南的诗作更有着亲切、深沉、如晤故人般的温热与亲情。如今,这三位朝鲜正使的作品集静静地珍藏在韩国各大图书馆中,无言地诉说着将近400年前的那段与济南泉水亲切拥抱的历史。
  (文中朝鲜诗人作品均见袁晓春编著《朝鲜使节咏山东集录》,黄河出版社2007年版)  


济南市图书馆 版权所有 ‖ 济南市图书馆网络信息部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