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名泉概况 ------
------ 名泉鉴赏 ------
------ 名泉图库 ------
------ 名泉视频 ------
记忆 | 踏泉而来
钟倩  济南明府城  2019.06.21

  如果说湖是大地的眼睛,那么泉就是绽放大地的花朵。
  我曾痴缠地想,地上有多少眼泉子,天上就有多少颗星星。
  我生于斯长于斯,用脚步丈量济南,用心灵阅读泉水,晃眼间三十年而过,竟有意外发现,踏泉而来,击水而歌,那些城南往事被写进大地,成为一首首泉水恋歌。
  我的爷爷18岁到济南,在这里工作,定居,从此再也没有离开过。他干了一辈子驾驶工作,也给园林局开车,奔波于各大公园,运送假山、盆景等。每次回家,他手里都会拎着几尾大明湖的鲤鱼,亲自下厨,做好后分给邻居品尝,我每次都吃不够。老火车站,留下他高大的身影,经常半夜里去接人,与站台上的老伙计“拉呱”,一声“二哥”,叫人泪花闪烁。儿时,每到夏天,爷爷就带着我去趵突泉玩儿,拎着小桶、拿上拖鞋,来到泉边,忍不住甩掉鞋子,光着脚丫在石板上嬉闹,白色的水花打湿了花裙子,我笑得合不拢嘴。若赶上下雨,那会更有趣,爷爷为我撑起小红伞,我在雨帝中跑啊跳啊,眼前雾着一层仙气,说不清是雨的暴动还是泉的特效。临走时,爷爷打上两桶泉水,带回去煮饭、泡茶、生豆芽,要多惬意有多惬意。
  上学后,每学期春游,泉边是学校的必选之处。大明湖、趵突泉、千佛山这些外地人从课本上看到的名胜,我们济南孩子不用“心向往之”,跟着老师就能游览个够,大饱眼福。所以,我们是被大自然宠坏的孩子,那些名泉就像孩童的乳名,被我们刻在心里,经常从唇边滚落出来:趵突泉、珍珠泉、黑虎泉、杜康泉、玛瑙泉……而与泉水对话,成为我们的日常功课。傍晚放学回家,刚拐进巷子就高喊一声:“我回来了!”这一声也惊动了那些泉子,竖起耳朵。很多都是无名泉,委身在旮旯角落里,一个人的成长中有它们的庇护,是多么的幸福啊。
  到了周末,父亲骑着大飞轮自行车,带着我在老街巷里闲逛,剪子巷、馆驿街、万紫巷、王府池子街,他摸得倍清儿,饿了就找家包子铺,吃饱后再上路,天黑オ回家。有些时候,我和小伙伴坐公交去城区,先去逛书店,出来后,一路相伴来到护城河边,大口吃着冰糕,诉说各自心事,迎面的轻风,吹乱了我的长发,柳枝在风中摆动身姿,将一座城的翠色交付给整条河流,向下游传递着的季节的耳语。直到晚霞红天,我们才恋恋不舍离开。
  有水的地方就有快乐,这种快乐是永恒的。爷爷的打拼、父亲的经历、我的成长,都被这一城的泉水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并深情祝福;父辈的江山、儿孙的梦想,都盛在这满城的荣光中,慢慢发酵,进驻到我们的体内,融为一种精神的信仰。
  公园里有泉,市井里有泉,街巷里弄,窗台、树下也有泉。活着,活着,这里的人也成了一眼泉。是怎样的恩宠,让上天随手一挥、恍若撒珍珠一样,让泉水在济南落户安家,我常常情不自禁的想道。作为人类,我也无法想象,清澈甘甜的泉,是如何在大地上扎根,努着劲儿的向上,再向上,把喷涌视为拜大地的方式。但我明白,泉的生命词典中,没有放弃、绝望、利益,轻轻翻开,看到的是梦想、希望、坚持,还有像植物生长一样的缓慢、节制。这得益于我在不同地方赏泉的感悟。
  我喜欢在清晨出门,迎着清泉的问候。从大明湖南门出来,对过就是曲水亭街。河畔的店铺还未开张,很多人已经忙碌起来,洒扫地面,清理垃圾。此时的老街,珊珊可爱,不远处的曲水亭,大白鹅,白瓦灰墙、小桥流水,近处的长椅,都被弯曲的河流纳入怀里,载入时光的长袖。油旋,甜沫,白吉馍,路边的早餐车,为这安静老街增添烟火气。人流熙攘,市民悠闲踱步, 起个大早,赶过来拍照或写生的都是外地人,支上画架,隔岸挥笔,不知不觉,自己也入了景,让路人屏息而视。曲水流觞,就这样百年流淌,在人们心里蜿蜒,最终化为生活的哲学:慢下来,才能获得心灵的安宁。有一次,偶遇小巷里一家结婚的,寻着地上贴着“喜”字的井盖走去,容纳一人而过的巷子,围得水泄不通。手机举过头顶拍照,锣鼓喧天,震碎了天空的瓦蓝,也震醒了泉子的酣梦。或许,只有在泉边长大的姑娘才有这样的礼遇吧,街巷里弄的泉子,倾城出动,馥郁成花,一路欢送,一路高歌,这是何等的恩典?
  我喜欢在午后出门,明府城里听故事,百花洲畔寻故人。从曲水亭街出来就是明府城,每到周末这里都有免费的曲艺演出,快书、相声、梨花大鼓,看个痛快,恍若回到曲山艺海旧时光。柳条晃动,再个晃动,几步就到了河边,咿呀咿呀的曲调紧跟水波,划开一道瘦长的花纹,拖沓而离开,向远方传递着这座城市的风雅与古韵。走进泉水人家民俗馆,“佑我后人”的牌匾,仿佛是历史的诲语,只有济南人才能参透其中的美意。中规中矩的四合院、正屋、南屋,东西厢房,陈列着过去人们生活的老物件。大到斑驳黯淡的上海老钢琴,小到剃头挑子、货郎挑子、磨剪子戗菜刀工具,还有“铭新池”的匾额,瞬间复活一段老城记忆,也叫人在穿越中找回乡愁。时间流逝,不变的是泉水的轨迹,它喂养着大地上的生灵,它的教诲就是土地的道德,平等、自由、悲悯,远离索取,随遇而安。伫足在此,我顿感精神明亮。
  我喜欢晚上出门看演出。大明湖畔,明湖居里,场场爆满,内部装潢古声古色,曲艺人表演匠心独运,喝一碗泉水泡的茉莉茶,听一曲老济南唱腔, 生活有滋有味:省会大剧院,平民票价,老少皆宣,京剧《李清照》,方音剧《泉城人家》、《茶壶就是喝茶的》,陶冶心性。如果觉得远,那么芙蓉馆是绝佳的选择,曲艺大舞台,亮嗓就唱,绝活不断,让人流连忘返。看完演出便能从中找到答案,“北京学艺,天津练活,济南踢门槛”是怎么渊源,也会理解《老残游记》中第二回,挑担子的生意人,宁可告假也要结伴去听曲,这是济南人骨子里的泉水基因。
  踏泉而来,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都是大地的孩子,割舍不下的泉水亲缘,就是我们以生存的根。人到不了的地方,泉水能抵达。从郦道元的《水经注》中出发,“泺水出历(城)县故城西南,泉涌上奋,水涌若轮”,泉水开启人生之旅。且不说杜甫、李白、元好问、赵孟頫等大批文人名士的眷顾,留下的诗篇在大地上织成锦绣,仅看易安居士的泉水情缘就让人心生感动,“水光山色与人亲,说不尽,无穷好”,一个“亲”字,迤逦出多少感恩,又澎湃着多少浪漫?当我们仰望历史的夜空,知道水星上有座“环形山”是李清照,她走向世界,也将泉水故事带向浩渺宇宙。倘若泉水也有朋友圈,月亮、星星、青草、荷花、柳叶等等,都是它的好友,那么,第一个点赞者一定来自词人李清照。在今天,泉水文化节、国际冬泳节、明湖龙舟赛,影响力与日俱增,其实,这也是泉水的欢歌,与大地共舞,与人类同歌,展示着“泉都”的宜居与生态的和谐。
  踏泉而来,泉水奔腾。泉水是跃动的音符,音符是触摸到的心跳。看,它们以婴孩笑靥大状之,舞动之,翻滚之,好个天真自在!暮春,柳叶深绿,泉水比着肩地振臂高呼;夏至,泉水浴场,游泳戏水百姓乐哉;秋分,泉边,金菊吐蕊,满城流水香;大雪,雪花挤满大地,仿佛要把枯枝压破,泉水汩汩,奏响冬之律动……四季轮回,清泉不息,永葆初心、扎根大地:它远离快,远离与一切与快有关的功利、博弈、喧嚣,它崇尚美,美就是向上、再向上,教给人们进取、勤勉、知恩;它不炫耀,内敛的性格造就一座城的中庸之道,但是,它也求创新,直立行走也好,流畅曲水也好,从未出现过相同路径。它承载更大的梦想与更远的远方,与泉水同悲同歌、所守终生的人,是幸福的。
  爷爷、父亲与我也是幸福的,我的梦想刚刚开始。




济南市图书馆 版权所有 ‖ 济南市图书馆网络信息部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