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名泉概况 ------
------ 名泉鉴赏 ------
------ 名泉图库 ------
------ 名泉视频 ------
珍珠泉内有奇景
侯林 侯环  济南时报  2020.12.07

  民国时期的山东省政府所在地。位于珍珠泉院内。清末的山东巡抚后花园—珍珠泉北岸大明湖景,一艘画舫穿行在湖中。
  有清一代,珍珠泉大院作为山东级别最高的巡抚衙门,高墙深宅,壁垒森严;特别是自康熙二十三年起,它又成为清帝康熙、乾隆东巡、南巡时在济南的驻跸之地。在清代嘉道年间济南名士王培荀的《乡园忆旧录》里,有这样一段记载:“济南抚署,传云圣驾南巡驻跸居之,故正门常闭,巡抚各官俱由东角门出入。”因为此处曾是皇帝驻跸之地,连巡抚大人都要走旁门。所以,莫说老百姓,就是一般官员也很难走进这个“禁地”的大门,因而,对于其中的景致与事端一无所知,充满了种种想象与猜测。
  十数年来,笔者为了编著《济南泉水诗全编》《济南园林六十家》等书,从上万种清人别集中,发现了这所大院的诸多线索,特别是那些从来不为人知的奇景、奇事,今应《济南时报》之邀,以飨读者。
康熙、乾隆在济南的行宫“小蓬莱”
  当年康熙、乾隆曾数次南巡、东巡,来到济南,总是驻跸珍珠泉抚署大院。
  然而,他们具体居住在大院的何处,却又成为一个迷局了;堂堂一国之尊,总不能居住在抚署大堂吧?然而对此,官办文献中似乎一直讳莫如深,康熙、乾隆之济南行宫无人知晓。
  然而,想不到,皇帝老儿们在济南、在珍珠泉的行宫,却被乾隆初年山东巡抚朱定元的幕僚岳梦渊发现,而且写在他的诗集里。
  清代的地方主管官吏,自州县到督抚,总是要聘请几位能干的或有学识的人才,帮助自己处理行政事务,老百姓称为师爷的便是。法令文献上则称为幕宾、幕客、幕友,还有幕僚、馆宾、西宾、宾师等称谓,一般统称幕府。
  这岳梦渊可不是一般人物,他是南宋名将岳飞后人,时称:一代名幕。
  岳梦渊(1699——?),字峙渟、屿渟,又字仲子,号水轩,又号白门倦翁、清凉山樵。河南汤阴人,侨居江苏上元(今属南京)。然而他的名气可不是来自他的家世。岳梦渊虽为诸生,但淹雅博达、综汇百家,负经济之学,精刑名之术。他曾经帮助朱定元、晏斯盛、永保、凖泰等诸多地方大吏办政务,《群雅集》称:“水轩负经济之学,当时诸大府争以奇士目之,延为上客。”(见《国朝耆献类征》卷四百三十三文艺十一)
  想来这岳梦渊作为先后两任山东巡抚朱定元、晏斯盛的幕友,久住珍珠泉大院,发现这行宫也是够激动的,好在,他名声大、本领高,又是布衣平民,所以忌讳也少,于是,便在自己的诗作中大胆曝露了。下面,我们来看他的这首诗:
  题小蓬莱(东藩別馆也)
  曲沼环疎柳,虚亭面古台。
  南山层翠入,东岱万峰开。
  地占寰中胜,人传稷下才。
  行宫五云起,应号小蓬莱。
  (清乾隆三十二年刻本《海桐书屋诗钞》卷之五)
  这就十分清楚了。“东藩別馆”,指康熙皇帝(后来是乾隆)在山东济南的行宫。“小蓬莱”,乃是行宫的名称。是珍珠泉大院的“院中院”。诗人显然无缘进入,只能描绘肉眼所见之外部,这也极为可贵且难得了。
  曲沼、疎柳、虚亭、古台,是写小蓬莱的外部景物之幽雅,一个“虚”字似有落寞之感,也许基于帝王久未来此、行宫空虚之意吧;“南山层翠入,东岱万峰开”是济南、也是珍珠泉大院山环水绕的典型风貌,所谓“一城山色半城湖”是也,而珍珠泉大院群泉奔涌,如诗如画,宛如仙境,尤为寰中之胜。五色祥云,是吉祥的征兆,也指皇帝的所在地,诗人说,在皇帝居住的行宫里,依然有五色祥云升起,所以称作“小蓬莱”是最适宜的。
  最后,至于这个庭院建筑在珍珠泉大院的何处?又是何时消失的?那就有待有志之学者继续考察了。
海鹤、鹿群与成双成对的鸥鸟
  也许,今天已经没有人能够想象得到,作为堂皇森严的官宅,珍珠泉大院会有如此清新淳美的桃源胜概。单是其中的动物,便有海鹤、鹿群和成双成对的鸥鸟。
  笔者这一发现是在山东巡抚毕沅的诗作里。
  说的是乾隆五十九年(1794)秋冬之际,一飙车马奔驰在襄阳至济南的官道上,车上乘坐的,是刚刚从湖广总督降职为山东巡抚的毕沅。
  毕沅(1730—1797),字潮生,号秋帆。江南太仓(今江苏太仓市)人。他是清乾隆二十五年(1760)状元,因而得授翰林院修撰。其后历官甘肃巩秦阶道、陕西按察使、布政使、陕西巡抚、河南巡抚、湖广总督、山东巡抚、湖广总督兼署湖北巡抚。毕沅于经、史、小学、金石、天文、地理,无所不通,著有《灵岩山人文集》《灵岩山人诗集》《中州金石记》《关中金石记》《山左金石志》(与阮元合撰)等。
  尽管是降职,但毕沅无丝毫失落与沮丧,山左,文化厚重,济南,景致大好,正是应了这位状元巡抚的心愿。这不,刚到珍珠泉大院,他便写下《抵署后喜园中台敞亭幽,水深树古,虽冬物荒寒已足引人入胜,斐然有作,用贻在幕诸君(四首)》,我们且看其中两首:
  其一
  斯园兼秀野,不异向郊坰。水色涌天碧,云根拔地青。
  到来循曲榭,幽处有虚亭。海鹤知何在,沙汀褪数翎。
  其三
  胜境绝尘氛,幽寻惬见闻。松声晴诈雨,水气暖蒸云。
  苔屿鸥成对,沙坪鹿有群。脩然林壑际,吏隐又何分?
  (清乾隆刻本《灵岩山人诗集》卷四十)
  第一首,作为一位学养深厚的诗人、审美艺术家,毕沅一下就看出珍珠泉大院的一个审美特征:秀野之美,“不异向郊坰”的秀丽的田野之美:清泉澄碧,山石翠青,曲榭虚亭更增清幽之趣,最为动人的,还有丝毫不畏人的海鹤,在沙汀之上正褪却它的翎毛,好一幅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图画呀!
  第三首是抒写抚署绝少尘氛的桃源胜概,风松谡谡,疑晴日雨作;水气蒸腾,似烟云苍润。接下来是“苔屿鸥成对,沙坪鹿有群”,注意,鸥是成双成对的,鹿则是成群结队的,不是有毕沅的诗作,我们绝对想象不到,这堂堂官舍里还会有这般奇景,而且还有供鹿群与鸥鹭休憩、游乐的沙坪与苔屿呀。难怪毕沅用了一个学者型官员最喜欢的美词:“吏隐”。是的呀,在这里当官,真的能够享受到隐士才有的上佳林泉之环境与快乐了。
数百年海棠树俨然成林
  这珍珠泉大院的隐秘之曝露,真是多亏了几位没有思想包袱的幕僚。
  就是上面写到的毕沅,他在山东巡抚任上,有幕友名曰史善长。
  史善长(1750——1804)字仲文,亦作诵芬,号赤崖,一作赤霞。江苏吴江人。诸生。入毕沅幕府最久,游踪及陕甘、山东、两湖。著有《秋树读书楼遗集》《翡翠巢文稿》等。诗铿锵激楚,舒卷自如,又工词及骈文,善刻印及隶书。
  史善长追随毕沅在济南,虽则只有数月的短暂时光,但却创作了大量咏歌济南泉水风物的诗作。此不赘。
  临行前,史善长作《晓发题院廨壁》,充满了依依惜别的深情:
  冲寒可拟待春融,来去无端似梦中。
  应惜酲红留水北(署北海棠十余本皆二百年物),不教狂白住山东。
  十围柳色参差合,一勺泉源宛转通。
  何用强人骑鹤背,登楼吹出落梅风。
  院廨,山左巡抚署,一大早出发离开时,史善长将此诗题写在珍珠泉大院的墙壁上,以示不忘。这十围柳色、一勺泉源的官舍呵,其实如同仙境一般(“何用强人骑鹤背,登楼吹出落梅风”),可惜官务、官事在身,官舍如同“传舍”,来去无端,如同梦游,寒冬可以等待春来,可他们连这点儿可能都没有了。
  而在这首情意款款的别离诗里,史善长却又无意间为我们透露了珍珠泉大院的一处奇景:海棠树。他说:“署北海棠十余本皆二百年物”,好厉害,听好了,不是一株,而是十多棵海棠树,年龄都在二百年了。这是不会错的,因为距今一百三十年前的康熙初年,山东巡抚刘芳曙幕友朱彝尊之子朱昆田便曾写过抚署里的这些海棠树,当时即已“大皆合抱”。朱昆田此诗伤物感人,余韵不尽。下面,我们将这些诗作一并刊出,供诸位雅赏。
  海棠叹五首
  (珍珠泉有海棠数株,大皆合抱,开时如张红云之幔,去书室咫尺,而花时无过之者。朝来至园中,落红如雨,伤物生得地,而有时不遇,赋以志感。)
  佳人坠空谷,孤影长太息。寂寞海棠花,谁怜好颜色。
  名花生得地,其奈反萧索。春风十日中,自开还自落。
  倾国非无色,销魂亦有香。雨中醒蝶梦,风里断莺肠。
  点点飘红泪,纷纷盖绿莎。春阴那可乞,春事已无多。
  白白与朱朱,繁华满田里。如何绝世姿,不若闲桃李。
  (民国涵芬楼影印清康熙刻本《笛渔小稿》卷八)泛舟游署的黄金水道
  山东抚署不仅草木葱茏,更有一条泛舟游的黄金水道。
  许多年里,每逢有达官贵人及重要宾客来临,这泛舟游便成了山东巡抚们必得上演的“拿手节目”,而且,一上就震撼人。
  韦谦恒(1720——?),字慎旃,号约轩,一号木翁。安徽芜湖人。清乾隆二十八年探花,官至贵州巡抚,降至鸿胪少卿。三十三年十月,以侍读学士任山东学政。
  侍读学士,山东学使,经多见广,何等人物,竟也被这抚署水上游给镇住了。
  乾隆三十六年九月,新由直隶布政使升任山东巡抚的周元理(号燮堂),邀请韦谦恒到署中泛舟品茗,韦谦恒大开眼界,作《九月三十日周燮堂中丞署中泛舟至珍珠泉试茗,用东坡泛颍韵》:
  幕府遊已熟,斯遊乃逾奇。
  后堂置小艇,缺瓜横水湄。
  知我烟水癖,一笑疗我癡。
  秋风送微涼,澄波弄仙姿。
  轻桨任所适,得意偏迟迟。
  宛如对明镜,讵仅歌涟漪。
  蓬莱在人世,舍此复问谁?
  ……
  (清乾隆刻本《传经堂诗抄》卷六)
  韦谦恒说,抚署(幕府)我是不陌生的,但是却没有见识到如此奇妙的水上游(“幕府遊已熟,斯遊乃逾奇”)。谁能想得到,在堂堂巡抚衙门大堂的后门,竟然停泊着游艇(缺瓜,亦指船);而登舟之后,清风送凉,碧波弄姿,人啊,就仿佛羽化登仙一般了(“蓬莱在人世,舍此复问谁?”)。
  无独有偶,咸丰年间,泺源书院主讲何绍基亦为时任山东巡抚崇恩所邀,来此作抚署泉水之游,何绍基当即作《七月九日,雨舲中丞招同朱伯韩观察、吕秋塍学使、嵇春源山长乘舟由珍珠泉遍历龙湾诸胜,旋宴集于澄虚榭,仍次前韵奉柬二篇》,其中有句云:
  时邀文史杰,共溯烟波往。
  前厅看放衙,后榭闻荡桨。
  你看,还是在抚署东面的巡抚大堂之后面,由水榭登舟(“前厅看放衙,后榭闻荡桨”),然后穿堂绕屋泛游到珍珠泉上,复向北泛舟至浩瀚的濯缨湖龙湾,遍历署内诸多山水园亭胜景,那是烟水间的胜境呀。据济南名士乔岳诗,其中便有景致11处之多,如平台、方塘、画桥、北渚、虚榭、小山、水亭、石闸、射圃、蕉轩、芦岸等。
  于是,在蓝天碧水、红荷绿柳、轩桥飞甍之间的浪漫文人们,被深深打动了,他们甚至产生了“今宵盍簪庆,甚恧烹鼎养。幽怀快一吐,清福饫分享”的快乐、幸福的感觉。而诗中对众人“风雨又追逐,琴樽增倜傥”的描写,正是士子们无拘无束、天真自然的生命真相的表露。
  晚清著名学者王闿运曾经这样描写珍珠泉大院美景:“潆泓冲瀜,清澜百步,旁流带垣,通舟二里;鱼鸟荇藻,怡怡悦性。”(《珍珠泉铭并序》)不为过也。






济南市图书馆 版权所有 ‖ 济南市图书馆网络信息部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