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名泉概况 ------
------ 名泉鉴赏 ------
------ 名泉图库 ------
------ 名泉视频 ------
烟波亭榭溪九曲——清流萦拂东流水
张继平  微信号 济南古城历史街区  2020.01.04

  东流水街,古名“船巷”。元至元五年(1339)《济南府志·山水考》:“城西石桥北,城下……一名东流水,泉傍蔬甲,终冬常荣,流入城河。”明崇祯十三年(1640)《历城县志·建置》:“船巷,西门外,亦名东流水。”
  原东流水街有一处温泉,又称“东流水泉”。金《名泉碑》、明《七十二泉诗》、清《七十二泉记》均有著录,名曰“温泉”。因历史悠久,今人习惯上称“古温泉”。泉水恒温18℃。隆冬季节,朔风凛冽,大雪纷飞,此处却热气蒸腾,故名。泉水由暗道流入月牙泉。民国时期,古温泉南临四合院,院东二层小楼即为早期中共山东省领导机关旧址。院内还有两个泉子,即静水泉、洗心泉。两泉毗邻,仅有一墙相隔,水势颇好。1964年和1968年,先后与古温泉合为一体。1985年建五龙潭公园,又将古温泉水面扩大,上建水廊、双亭。
  清代康熙年间,历城人张秀在东流水建一所庭园,名漪园,当地居民称为张家园。济南诗人王渔洋(王士祯)曾作《游漪园记》一文,对东流水一带的优美景色做了细致的描述:“济南发地皆泉,而其奇尤在城西。温泉者,七十二泉之一也。出自西门,行阛阓间,不百步折而北,有清流贯乎通逵汇为方塘,居人之汲者、浣者咸集焉。稍折而东是为‘漪园’,园跨水为亭、为堂、为楼阁、为长廊,皆因水为胜……”在这篇游记中,王士祯还描绘了当时漪园内的胜景:“门北向,甃石为路,路尽复为门,两垂柳夹之,婀娜可爱,有堂亦向北,颜曰:漱玉堂。之后为池,白石为栏槛,水清碧可鉴毛发,下视石子纵横如樗蒲,中多龟鱼,金鲫游泳萍藻间,见人殊不畏,池之东,循廊而南,为清皓之阁,级石而上,南山如画屏,萦青缭碧,争效栏椐之下……石磴北下复长廊,廊西即大溪阁,跨溪水登阁者不知水,至是乃知之。廊北皆巨竹,廊尽有亭,颜曰:云根雪瀑,亭前有栝桐数株,可荫可憩。西出得二垂柳,与来径合。”后来,漪园荒废。
  月牙泉
  东流水街南段路东有一处月牙泉。清人王培荀《乡园忆旧录》记载说:“月牙泉,在西门外北巷中,形似初月,故名。水极清澈。有王氏宅临泉,隔一墙,内有巨池,蓄红鱼数十头,长几尺余,粗如巨桶,不知养自何年。”后来王氏宅湮没。1964年整修,水面扩大,并用自然石驳岸。时值我国第一颗原子弹试验成功,遂在水中叠蘑菇云状山石,四周植以垂柳,丰水时节,泉水自石顶涌出,四散流落,水花飞溅,池周植柳,游人多于树荫下乘凉赏泉。 古东阿城岳家庄一带自古善于熬胶,有诗为证:“阿泉近接古城隈,无数居人抢翁来。燃火成胶胜药饵,惠泉不让独占魁。”至宋朝,“其井官禁,真胶极难得”(《图经本草》)。宋时井已官禁,制胶只好不用阿井水了。东阿至明朝迁至平阴东阿镇后,明末清初形成了东阿、阿城镇两个阿胶生产中心。1860年后,阿胶生产开始转向济南,岳家庄在济南东流水街开办“宏济堂”等七八家胶厂,其中“宏济堂”盛时年产阿胶60000公斤。阿胶在1915年获巴拿马国际博览会“金龙奖”。 相传,秦琼故宅在东流水一带。唐时秦琼随太宗征战,累立战功,官至左武卫大将军,封名胡国公。故后人在五龙潭侧建祠,现存有“唐左武卫大将军胡国公秦叔宝故宅”石碑,1979年定为济南市第一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蒲松龄一生中曾无数次来过济南。他在一首诗的小引中曾这样描绘了济南东流水一带的风光:“朱门向西,绿水东流。竹坞臼铛,辋川相似;烟波亭榭,金谷还同。绕栏之径三叉,人户之溪九曲。扉临隘巷,每多长者之车;槛鸟垂杨,时系达官之马。” 清代著名藏书家周永年(1730-1791)故居就在东流水街,少时就读于不远处的泺源书院。周自幼笃志好学,嗜书如命,满腹诗书,学植深厚。曾自《永乐大典》采辑佚书以纂修《四库全书》,“无间风雨寒暑,目尽九千巨册”,可谓辑佚第一功臣。曾作《儒藏说》十八篇,并与桂馥等人在五龙潭畔办中国第一所公共图书馆——“借书园”。早年与李文藻一起编修《历城县志》,受到学人的推赏。1910年成立的官立初级女子师范学堂,校址在东流水街。民国成立后,改名为山东省立第一女子师范学校。1914年,黄炎培先生曾以《申报》记者身份来济南考察当时的教育情况。10月1日这天,他独自一人观赏完黑虎泉后,又游览了东流水,并在日记中记道:“泺水会黑虎、珍珠、趵突诸泉,环城西作护城河,掠泺源门而北,一水西来入之,曰‘东流水’。声若奔马,水草长及几丈,逐一碧之,清流萦拂,尽致转入北城。”
  山东省领导机关旧址位于原东流水街105号院内存留下来的二层小楼,1925—1927年山东地方执行委员会领导机关的一部曾分设于此处,当时,王尽美、邓恩铭同志曾在这里从事革命活动。王尽美曾在此写下了《长江歌词》抒发爱国热忱。1929年又写下了“无情最是东流水,日夜滔滔去不停。半是劳动血与泪,几人从此看分明”的诗句,反映了当时工人阶级的痛苦生活。 东流水,给我的是一种记忆,也是一种感动,更是一种缅怀。如今,走进五龙潭公园,每每想起这条街上发生的故事,想起这条街上曾经的悠闲与忙碌、风流与辉煌、骄傲与失落,心中不禁感慨万端........  












济南市图书馆 版权所有 ‖ 济南市图书馆网络信息部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