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名泉概况 ------
------ 名泉鉴赏 ------
------ 名泉图库 ------
------ 名泉视频 ------
明代珍珠泉大院里有多少泉?
  济南日报  2021.01.08

  珍珠泉大院在明代,也就是在德王府时期,究竟有多少个泉?
  这些情况,按说是德王最有数。我们在首任德王朱见潾所作《白云亭记》里,看到他这样说:“此处有七十二泉,惟白云、珍珠、濯缨、灰泉在府内。”
  这埋伏与保留也太大了。
  德王府是在元代济南公张荣府邸的基础之上建成的。张荣府邸,元好问称之为“张舍人园亭”。为了搞清楚德王府的泉池数量,我们有必要先看一下“张舍人园亭”中的泉池。
  清点“张舍人”的泉池,必得依据德王府建藩之前的泉水史料文献。
  我们有《名泉碑》与《大明一统志》中的记载,看看当时紧紧围绕北珍珠泉与白云楼泉的有哪些泉便是。
  《名泉碑》中所记有:“曰北珍珠白云楼前;曰散水、曰溪亭北珍珠东;曰濯缨北珍珠西;曰灰泉濯缨西北;曰知鱼灰泉东南;曰朱砂灰泉西;曰刘氏北珍珠西北;曰云楼刘氏南。”
  共九个泉。
  《大明一统志》亦为德王府建成之前的文献(成于明英宗年)。
  《大明一统志》卷之二十二《山东布政司:济南府》“山川”“濯缨湖”条:
  “在府城内都司(注:珍珠泉大院明初为山东都指挥使司署)西北,本名灰泉,合北珍珠、散水、濯缨、朱砂诸泉,皆汇于此。周广数亩,元宪使副竹希仁改今名。”
  五泉:灰泉、北珍珠泉、散水泉、濯缨泉、朱砂泉。
  其“珍珠泉”条:
  “(珍珠泉)有二……北珍珠泉在都司西北白云楼前。泉右有刘氏泉,左有溪亭泉。”
  二泉:刘氏泉、溪亭泉。
  其“饮马池”条:
  “在都司后,前有白云楼。今废。楼后有白云泉。”
  二泉:饮马池、白云泉。
  亦为九泉。
  《名泉碑》有“知鱼泉”,而《大明一统志》所无;《大明一统志》有“饮马池”,而《名泉碑》所无。其他八泉相同。白云楼以白云泉得名,白云泉与云楼泉,实为一泉。
  这样,综合《名泉碑》《大明一统志》两种文献,“张舍人园亭”得十泉。
  分别为:灰泉、北珍珠泉、散水泉、濯缨泉、朱砂泉、刘氏泉、溪亭泉、饮马池、白云泉、知鱼泉。
  这只是“张舍人园亭”可以统计出的泉池。其实,据我们了解,此时珍珠泉大院的泉池绝对是高于这个数目的。
  上面谈到,德王府是在元代济南公张荣府邸的基础之上建成的,然而,它是扩建。何以见得?有王象春《齐音》之“毛二巷”可资为证。
  在这首诗的笺注中,王象春说:“成化间藩封治王宫,其西北隅为居民毛二宅,应规入。毛以死争,不受价,竟自刎。有司具奏,王为恻然。因缺宫城一角示俭,且旌过也。”由此可知,德王建府是占用了周围的民房,甚至酿出了人命悲剧的。这德王还算良心未泯,将宫城西北毛二宅处留下一个缺口,以表示过失与鉴戒。
  由张荣府邸到德王府再到山东巡抚署,珍珠泉大院应该是经历了一个小—大—小的过程,它以中间,亦即德王府时代面积最大,其四至为:东至县西巷,南至今泉城路,北至后宰门街,西至芙蓉街,今芙蓉街地下有数百年前引芙蓉泉所成的梯云溪,明代山东巡抚张经(一名蔡经)有诗:“芙蓉泉水绕宫墙”,由此可知,梯云溪正是一条德王府与外界的界河,所以,大约芙蓉街东边,全在昔日德王府之内,而街西则否。诚如乾隆《历城县志》所言:“德府,在济南府治西,居会城中,占三之一。”
  想想看,这是多大一个德王府呀,其中的泉池又当有多少呀!
  然而,德王府一向戒备森严,莫说是一般老百姓,即便是山东的高官也难得一进,以此,德王府究竟有多少个泉,无人知晓。
  谁知,真的是无巧不成书,在德王府建成不到二十年的岁月里,偏偏就有一位人物,走进了德王府,并且看了泉写了诗,给后人留下了十分可观而真切的文献资料。
  这人当然不会是普通人,他是当时山东的最高官员—山东巡抚吴节。
  吴节(生卒年不详),字与佥,号竹坡,四川眉州人。景泰五年(1454)进士,成化二十二年(1486)至弘治元年(1488)任山东巡抚。官终太常寺卿,兼侍读学士。吴节为文章,援笔立就,多至数千言,滔滔不绝。尤工于诗。著有《吴竹坡文集》五卷,诗集二十八卷,并行于世。
  明人王同轨的笔记小说集《耳谈》中记下吴节一则轶事,说吴节任岳州郡守时,州里有个盗贼逃命跑掉了,就依法抓了盗贼的老婆,盗贼的老婆要生孩子,而狱门严重漏风。吴节让人找来苇帘遮挡,又找来接生婆照顾她。后来,江中盗贼蜂起,朝廷命吴节前往征讨。兵士战败,吴节被围在群贼中,情况万分危急。忽有一人大喊说:“仁人,不可辱!”,群贼都因而收兵,吴节询问他,竟然是当年那个产妇的丈夫。
  此事未知真假,但知吴节为一仁厚之人也。
  要说,吴节能进德王府已是很大的面子与荣幸,所以,他所能看到的泉只是一小部分,而且吴节用了一个词,是“获观”,即“获准观瞻”或“获得观瞻”的意思。吴节在诗的“小序”中说:“济南帅府多泉,予获观者曰珍珠、北斗、梅花、马跑、莲花,各为一诗咏之”。
  帅府,即德王府,亦即后世老百姓口里的珍珠泉大院。据刘敕《历乘卷五·公署》:“德王府,济南府治西,成化二年建”。而吴节来济南任山东巡抚在成化二十二年,距德王府落成仅二十年。吴节此时的公署,即堂堂的山东巡抚衙门,又称督抚军门,则委屈在济南老城的西南角(据《历乘卷五·公署》:“督抚军门,城之西南隅,成化元年建,正德二年重修,万历年改今名。”)
  下面,我们来看吴节写的这一组诗:
  珍珠泉
  半壁贮溶溶,清寒地脉通。窦萦珠串小,沙喷水晶融。月过还留影,风来不见踪。何须愁薏苡,明鉴在元戎。
  北斗泉
  一线起平沙,微微出水涯。不成星宿拱,却学斗标斜。势急应难数,形真即可夸。睇观诚琐琐,只喜净无瑕。
  梅花泉
  不惜天工造,翻从地底来。弯弯疑作干,点点却成梅。久视方知巧,初闻亦可猜。聊堪资玩赏,何必究根荄。
  马跑泉
  乱石互交聱,泉通自马跑。偶然逢践踏,未必肆咆哮。沁冷添沙溜,虚明结水泡。晚来无客赏,流岀小塘坳。
  莲花泉
  瀑瀑浪洄漩,丛丛起白莲。近看形不异,远望色犹鲜。暂结成三五,连开可百千。若教上图画,无处觅黄筌。
  (《吴竹坡先生诗集》卷二十一五言律,清雍正三年吴琦刻本)
  看了上面这一组诗,凡是稍微熟悉济南泉水的,便不能不大吃一惊,因为,这其中除珍珠泉外,诸如“北斗、梅花、马跑、莲花”,全部都是陌生面孔,这些名字,我们从来闻所未闻见所未见。这不由让我们想起济南的一句老话:“你呀,不知道的多啦!”这说明了什么?说明咱德王爷还真“有货”,这王府的名泉蕴藏之丰富,不是百姓想像得出的。
  这些泉水诗的价值,首先是透露出来明朝初年珍珠泉大院丰富的“泉信息”。
  从诗中得知,当时的德王府除了珍珠泉外,还有北斗、梅花、马跑、莲花诸泉,但这远远不是它的全部。一个“予获观者”,充分说明,这只是在主人的允许下所看到的一部分而已。而“北斗、梅花、马跑、莲花”四泉亦可补志乘之阙。
  其次,这一组诗具有很好的审美与认识价值。如《珍珠泉》一诗尤妙:“月过还留影,风来不见踪”,堪称描写珍珠泉的传神之笔。而“何须愁薏苡,明鉴在元戎”更是意味深长。据《后汉书·马援传》:“初,援在交趾,常饵薏苡实用能轻身省欲,以胜瘴气。南方薏苡实大,援欲以为种,军还,载之一车。时人以为南土珍怪,权贵皆望之。及卒后,有上书谮之者以为前所载还,皆明珠文犀。”后因称蒙冤屈被诽谤为“薏苡之谤”。诗人在如同明镜般的珍珠泉水面前,突发奇想,他由泉的明净联想到人的明察。他说,在心明如珍珠泉水的统帅率领之下,就不用发愁会遭遇“薏苡之谤”了。自然,这其中也不乏对德王的恭维与赞美之意。
  那么,明代的德王府到底能有多少泉呢?清初济南府新城籍大诗人王士禛《池北偶谈》云:“济南德藩故宫面南山负百花洲。宫中泉眼以数十计,皆澄浤见底,石子如樗蒲然。”
  “数十计”,这说法是可靠的。“数十计”不是“十数计”;“数十计”,说明德王府大院的泉,至少也在二十眼以上。  


 
济南市图书馆 版权所有 ‖ 济南市图书馆网络信息部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