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名泉概况 ------
------ 名泉鉴赏 ------
------ 名泉图库 ------
------ 名泉视频 ------
我与泉水有缘
夏季青  微信公众号 济南古城历史街区  2019.09.15

  我不是土生土长的济南人,但与泉水却有着几十年的不解之缘。
  我从小居住的那座鲁北小城,无山也无泉。由于地处盐碱地,自来水是咸的,含氟亦大大超标,不少人长了一口黄牙,人称“四环素牙”。童年时,我曾和母亲到位于济南正觉寺街的姑姑家探亲,我妈说济南的水是泉水。在课本里我知道有甘甜的山泉水,但它于我遥不可及。想不到济南这么大的省会城市里居然有泉水,我好兴奋。一口喝下去,舌尖上的感觉却不免失望。并非济南的水不好,而是年幼的我太轻信书本里的夸张描写,以为和糖水一样甘甜。初冬看到有人在护城河里洗衣,不由惊诧,那还不冻坏手!姑姑说河水不凉。我把手伸到河里果真如此,济南人真有福。
  16岁那年我又来济南小住,还在趵突泉留了影。姑姑家已搬到十亩园附近,青年游泳池近在咫尺。尽管姑姑姑父三令五申不许孩子们去游泳,可桀骜不驯的大表弟几乎每天都去游泳池,反正父母上班不在家,天高皇帝远。虽然姑姑嘱我监督表弟,但我只能规劝,不曾告密。
  时光流转到2010年,就在昔日青年游泳池的旧址上,建起了济南第一座泉水浴场。遗憾的是姑姑家早就搬离到另一座城市去了。若是大表弟能故地重游,该勾起多少童年的欢乐回忆!许多城市连泉水都喝不上,济南人却奢侈地在泉水里游泳,怎不让外地人羡慕嫉妒!
  上世纪70年代中期我来到济南工作,节假日再回故乡,喝第一口水即感觉咸,即使新沏的茉莉花茶都难掩其咸味,不由暗想还是济南的水好。后来找了个济南人当丈夫,婆婆家就住在那条著名的花墙子街,与趵突泉一墙之隔,于是我与泉水有了亲密接触。
  在花墙子街行走,可听见趵突泉流水轰然作响。几百米长的小街上居然有登州泉、杜康泉、望水泉、白云泉等四五个泉子。杜康泉池足有二三十平方米,水深一米多。附近的居民就用这泉水烧水做饭。街上青石板缝隙里可见泉水盈盈,随意掀起一块来,水汩汩流淌。夏天雨后,人在石上走,清泉石上流。婆家的大杂院里也有一眼泉井,井旁有一泉池,后来被命名花墙子泉。井口不大,与洗衣盆大小相仿,水也不深,蹲着就能伸手触及水面。夏天人们把西瓜吊在井里,就是天然的冰镇西瓜。井水用来饮用,池水濯衣洗菜。老济南人的生活就是这般别有乐趣。
  老公与大哥的童年就是在泉边在河里度过的,喝的是泉水看的是泉水玩的依然是泉水。他们常瞒着大人翻过不高的花墙,跑到趵突泉嬉戏玩耍,久之无师自通地学会了游泳。工作人员对这些翻墙而来的不速之客也无可奈何,劝说无果,有时候就使出杀手锏,把孩子们脱在泉边的衣服鞋子收走。老公和大哥有一次就是光着屁股赤着脚回家的,大哥挨了老爸一顿揍,老公还小,胁从不问。
  与花墙子街相邻的大板桥小板桥河道里流水淙淙,小鱼小虾小螃蟹应有尽有,这里就是孩子们的乐园。有一次,老公在河里玩被玻璃渣子扎破了脚,肉往外翻着,不敢回家,怕大人训斥。他跑到附近一个同学家里呆到天黑才悄悄地回家睡觉。从未学过跳水的大哥有一次在西门桥的护城河边,奋不顾身从高处跳下,结果碰破了头,血流满面,捂着头跑到医院里缝了好几针。如今他们兄弟到一块就常常忆起那些糗事,远去的童年总有泉水和欢乐相伴。在日后趵突泉的扩建中,婆婆家那一带都悉数划进景区了。
  儿子小时候,我常常带他去趵突泉、五龙潭,让他幼小的心灵打下泉水的印记。每有外地亲友来济,我必推荐去看泉水。儿子结婚时,我们邀请东北的亲家一大家人来了个泉水一日游,让他们目睹了趵突泉的壮观喷涌,欣赏了五龙潭的泉水清幽,参观了珍珠泉的溅珠吐玉,游览了大明湖的小桥流水,更见识了黑虎泉边济南人排队取水的独特景观。在他们的啧啧称奇和赞美声中,我体味到了生活在济南的自豪与美好。
  历下最美在于水。历下有幸,四大泉群拥在怀中,护城河环绕四周。我虽未能生于斯,却长居于斯,与泉水相伴,何其幸运!










济南市图书馆 版权所有 ‖ 济南市图书馆网络信息部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