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名泉概况 ------
------ 名泉鉴赏 ------
------ 名泉图库 ------
------ 名泉视频 ------
听泉
刘玉栋  都市女报  2018.11.02

  作家简介:刘玉栋,中国作协会员、山东省作协副主席、济南文联《当代小说》杂志编辑、济南市文联创作室主任。在十余年的创作生涯中,发表了百万多字的文学作品,散见于《人民文学》《十月》等,并多次被《小说月报》《小说选刊》等杂志选登和入选十几种小说选本。出版有《锋刃与刀疤》《我们分到了土地》等小说集。2010年当选为济南市文联副主席,2011年调入山东省作家协会文学讲习所,2018年当选山东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前几天跟一位外地朋友聊天,他说,一个人在一座城市住久了,性情和习惯也会变得跟这座城市差不多。这位朋友的话把我触动了,平时,这样的话题很容易被忽略掉。可是这天晚上,夜已经深了,我们坐在这座城市的一座高楼顶层的茶社里,有一搭无一搭地说着话,窗外的灯火依然璀璨。我想到朋友和他所住的这座城市,心想,还真是这么回事儿。
  于是我想到了济南,想到了自己,想到了自己与济南的关系。我在济南生活了整整三十年,早已超过在家乡生活的时间,也早已变成一个名副其实的济南人。济南的烙印在我身上清晰可见,我的心早已经归属于这座城市。
  可是,仔细一想,由陌生到相知相依相伴,过程并非如此一帆风顺。就如同两位好朋友,一开始交往,总免不了磕磕绊绊。我来济南那年,十七岁,正在老家县城的一中读高三。我是来济南参加高考的,父亲的工作单位在济南,我的户口在一年前便迁到了这里。
  我懵懵懂懂地来到济南,是被选择的。最初的几年,我被一种孤独的陌生的情绪笼罩着,对周围的一切都有一种疏离感。我实在对这座城市谈不上喜欢,甚至都觉得还不如老家的县城,因为那里毕竟还有同学和朋友。青春的情绪就如同夏天的天气,任性又感性。后来因为认识了几位文友,常在一起读书聊天,对生活对未来便有了一定的信心。对于自己居住的这座城市,内心也在逐渐地发生着变化。
  让我记忆最深的还是那次午夜听泉的经历。那时我住在东仓,一个炎热的晚上,辗转反侧睡不着觉,姑且爬起床,沿着环城公园朝解放阁方向走去。好远就听到了黑虎泉奔涌的声音,哗哗哗,在深夜里,清晰又执着。我曾经在一篇文章里描述过当时的场景,“当我来到解放阁脚下,我听到不远处那哗哗的流水声,感觉到空气中传来阵阵凉意,嗅到了那温润甘甜的气息,一股清新凉爽的感觉由内心弥漫开来。在暗影中,我似乎看到三眼泉水从虎口中奔流而下,在夜色中,闪着碎银似的光泽。我没有再靠近它,而是在环城河对面的石凳上躺下来,在黑虎泉的喘息和吟唱中,凝望夜空,心里突然安静下来,慢慢地,有一股奇妙的力量从我心底升起来,迅速地占据了我的全身。泪水禁不住夺眶而出。”
  听泉。不错,是听泉。凝望着星空,听泉水奔流不息。如同聆听横跨万年的远古之音。如同俞伯牙遇到钟子期,在这座城市的深处,我似乎也找到了自己的“知音”。我这才意识到,自己所生活居住的这座城市是如此之美!因为它有泉水,在万人沉睡的时刻,它依然是清醒的鲜活的,低吟浅唱,从容不迫。因为它有泉水,所以它始终充满着激情,欢快奔腾,从古至今。这个奇妙的夜晚,让我一下子爱上了泉,也爱上了济南。
  有那么几年,济南的泉水变成了间歇性喷涌,有时候,竟然一停就是大半年。这时候,我能深切地感受到这座城市的变化,伴随着人们内心的焦灼,这座城市似乎也没了精气神儿,如同一朵枯萎的花儿,高楼和马路似乎也变得土头灰脸。
  还好,近些年来,泉水停喷的情况几乎没有了。每次有外地的朋友来济南,我最高兴的就是带着他们去看泉。当朋友盯着泉水发出赞叹时,我呢,却悄悄地转过身去,所有的声音都似乎在向后退却,只有一种声音在慢慢升起,变得越来越清晰,这就是泉水喷涌的声音,哗哗哗,汩汩汩,如此美妙悦耳,让人沉醉着迷。
  今年春夏之交,北京的朋友来济南出差,晚饭后,已经快十点钟,我们从大明湖转到百花洲,又穿过曲水亭街,来到王府池子。夜里的王府池子静悄悄的,漆黑一片。我打开手机上的手电筒,顿时,池子里清澈的泉水立刻呈现在眼前。朋友忍不住发出由衷的赞叹。此时,几团白亮的水花从池底悄然升起,很快在水面散开。在这漆黑的夜晚,尤为惊艳。“太漂亮了,”朋友看呆了。我说,这是水底的泉啊。这些水晶似的泉似乎特别好客,一串串,一团团,不时地在水面漾开。我突然关闭了手电筒,跟朋友说:“听。”
  “汩汩——哗,汩汩——哗……”
  静静的夜色中,细微而又清晰。
  “听到了什么声音?”我问。
  “花开的声音。”朋友说。
   

  
济南市图书馆 版权所有 ‖ 济南市图书馆网络信息部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