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名泉概况 ------
------ 名泉鉴赏 ------
------ 名泉图库 ------
------ 名泉视频 ------
名泉复涌忆泮池
    

    泮池,位于东花墙子街,是府文庙的组成部分。上个世纪50年代,泮池内碧波荡漾、荷莲盈池。夏日里,出水的红莲碧荷亭亭玉立、风姿绰约,与池畔的茂林修竹、假山奇石交相辉映,恰似一幅泼墨挥洒的山水画,十分迷人。走进泮池,仿佛置身于小桥流水、曲径通幽的江南园林,真可谓不是江南胜似江南。
    泮池内古树参天,择良木而栖的鸟儿自然对此处情有独钟,因而泮池也便成了名副其实的鸟的王国。在泮池的树丛内,最显眼的风景莫过于高扬在树冠上的那一个个用树枝巧妙编织而成的鸟巢。巢内有乌鸦、喜雀、斑鸠等一些常见鸟,也有好多大家都叫不上名来的水鸟。其中,有一种被附近居民俗称为“打鱼郎子”的鸟就特别讨人喜欢。此鸟腿长长的,爪和喙均为淡绿色,羽毛为灰褐色,惟独眼睛呈淡黄色,十分可爱。
    夏日清晨,“打鱼郎子”倾巢而出,到离此仅几百米的大明湖去捕鱼猎食;黄昏,它们又翩然而归,与其他鸟儿汇合在一起不停地鸣叫着,优美的鸟鸣犹如天籁之音传向附近的街巷。那时我们家与泮池仅一墙之隔,每当傍晚鸟儿归巢时,我们就静坐在天井的小饭桌旁,边用晚餐边聆听鸟儿们齐奏的优美乐章。夜阑更深之后,泮池内的鸟鸣才渐渐静寂下来。
    鸟中也有不劳而获者。有的鸟白天趁主人外出觅食,便“鸠占鹊巢”赖着不走;傍晚,主人归来,自然要与入其拼个你死我活。厮杀中经常殃及雏鸟。此刻,不管是大人还是顽童,只要看到有雏鸟落地,都会对其精心呵护,待鸟伤愈之后再将其放飞,从未有伤鸟之事发生。在这里,人与鸟比邻而居友好相处堪称典范。
    入冬之后,打鱼郎和其他的候鸟早已南飞,只有乌鸦、喜鹊仍孤守在鸟巢中,任凭风雪严寒的袭击,不间断地四处觅食,尽着养护儿女的职责。三九天,乌鸦在巢中以凄凉的鸣叫顽强地与严寒抗争,等待春天万物复苏之后再与群鸟相逢。
    进入60年代中期,泮池和大明湖的生态环境日益恶化,严重的污染使大明湖中的鱼类逐年减少。十年浩劫更使泮池遭殃,不仅池畔的树木被砍伐殆尽,泉池也淤积成一个臭水坑。以食鱼和择良木而栖的打鱼郎和其他群鸟也因失去了赖以生存和果腹的树林、湖鱼,不得不远走高飞另寻佳木。进入70年代,泮池也像其他名泉一样干枯了,池内臭气熏天的淤泥成了蚊蝇的滋生源。夏日如逢暴雨,泮池泄洪不畅,附近居民便屡遭水患威胁。
    历史进入80年代,泮池作为名泉被抢救性的挖掘、修复一新。加固后的五孔石桥昂然挺立于清泉碧澈的泮池中央,在新建的青石雕花护栏的衬托下愈显得古朴典雅,吸引着游人的眼球。在济南名泉复涌之际,我再次造访了泮池,在雨水滋润下的泮池虽清泉碧水依旧,但古树飞鸟早已难觅,禁不住我对昔日泮池盛景的怀念。在泮池南端的府文庙目前正在进行抢救性的维修,笔者为此甚感欣慰。修复后的府文庙在泮池的点缀下重现历史的光辉已为时不远了。 □胡安仁 

济南市图书馆 版权所有 ‖ 济南市图书馆网络信息部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