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名泉概况 ------
------ 名泉鉴赏 ------
------ 名泉图库 ------
------ 名泉视频 ------
去趵突泉,赏菊、看灯 
  济南时报  2019.11.16

  每个济南人的记忆里,都封存着一座过去的济南城。“济南记忆影像保护工程”系列报道,借助一张张城市影像,追溯城市过去,重温城市变迁,唤醒我们的城市记忆。在怀旧的情感共鸣中,珍惜城市的当下,展望城市的未来。
  这不仅仅是一场老济南人的集体怀旧,也是在向更多的人诉说这座城市的历史——济南的昨天是什么模样,有什么东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又是怎样的传承,从一代又一代人那里延绵至今,而这一切,正是这座城市的精神内核。
□新时报记者 江丹
  “菊韵趵突,泉甲天下”,济南第41届趵突泉金秋菊展正在趵突泉景区进行。几十年来,去趵突泉赏菊已经成为我们秋天里的一种仪式,而去趵突泉看灯则热闹了我们冬天里的生活。繁花烂漫,彩灯华美,它们与泉水相映相照,一派盛景。这些并非一蹴而就,从那些老照片里的光影瞬间,我们或许能窥得菊展、灯会筚路蓝缕却又热闹非凡的过往。
倾城倾巷看菊展
  10月26日,济南第41届趵突泉金秋菊展的第二天,趵突泉景区里熙熙攘攘,市民、游客皆是奔着泉畔菊香而来。早在开展之前,景区便曾接到菊展是否如期举办的咨询。市民担心受疫情影响,错过了之前的迎春灯会,再错过后来的金秋菊展。几十年来,秋天去趵突泉赏菊已经是济南人的一种生活习惯。时间到了,自然就会想起来。
  今年的趵突泉金秋菊展开幕时,著名园林专家、原济南市园林管理局局长、原济南趵突泉公园主任贾祥云在朋友圈里发了一组老照片,内容是1979年首届菊展的景象,配文写道:“值此趵突泉公园第41届菊展开幕之际,回忆1979年首届菊展历历在目。特选著名书画家王仲武先生为科普绘画的菊花分类(部分)及悬崖菊、大立菊等,重温往事以助花兴。”
  大概没有人比贾祥云更了解菊展往事。1978年,为了增加当时趵突泉公园的文化内容,在参观了北京和南方的一些菊展之后,贾祥云他们决定办一届具有济南特色的菊展,经过充分筹备,于1979年正式开展。
  济南报业影像档案馆留存了一组首届菊展的老照片。从中可见,趵突泉畔菊花垂落,与泉中的倒影浑然一体。盛开的菊花被搭建成“二龙戏珠”的造型,传统而且喜庆。“天女散花”的造型更是应景,仙女腾云而来,手提花篮,被簇簇繁花围绕。
  贾祥云这次在朋友圈里发出的那组老照片里,有一张拍摄的是当时菊展上的“秋翁遇仙记”。这原本是一个民间故事,讲述的是秋翁爱花,也种了好多花,却被恶霸破坏。这件事惊动了仙女,她们将秋翁的那些花儿一夜之间恢复原貌。首届菊展便按照这个历史故事做了一组造型,秋翁与诸位仙女立于花丛之中,颇有意境。贾祥云回忆,这组造型当时非常受欢迎,“大家纷纷在这里照相、留影。”
  虽然是首届菊展,但是贾祥云他们并未止于菊花展览,除了融入传统历史文化,还单独设立了一个科普馆,介绍菊花的历史起源和品种分类等,并且邀请著名书画家王仲武为之绘画。
  贾祥云说,菊展从一开始就要跟泉水相结合,跟历史文化相结合,有娱乐,也有科普,“第一届展览取得了成功,应当说是倾城倾巷,全城没有一个不说到趵突泉看菊展的。这个菊展开了个好头,目前是第41届,从1979年一直延续了下来,成为济南市一个传统的文化保留节目。”拉起灯线就是一场灯会
  原定于1月25日至2月16日举行的济南第41届趵突泉迎春花灯会,因为疫情的原因取消。同样是41届,在很多人看来,灯会与菊展同龄。但实际上,早在1965年,当时的趵突泉公园就曾举办过一届灯会。
  1964年,贾祥云大学毕业,来到正在建设中的趵突泉公园工作。他的工牌号是36,也就是说,当时整个趵突泉公园只有36位工作人员。据其介绍,那时候人少,经费也少,公园里基本都是泥巴地面,泉水溢上来后踩得到处是泥,唯一的一条石头路从东门铺进去,也就1米多宽。贾祥云他们觉得,得找点出路。恰逢北京北海公园在办灯会,很成功。贾祥云正好有同学在那里工作,他建议借点灯,也在趵突泉公园试着办一届灯会。
  1965年,趵突泉公园筹集了5000元钱,贾祥云从北海公园借了四箱灯,共有100盏,计划在春节期间办灯会,结果因为安全问题未被批准。贾祥云就用那5000元钱,在趵突泉公园里拉起灯线,“让电工拉上线,装上灯泡,一个灯头串着,开开亮亮。”贾祥云回忆。
  公园里的建筑轮廓就这样亮了起来,与泉水里的倒影成为夜幕里的一道新风景。今天的我们已经习惯了各种灯光工程造就的绚烂,但在1960年代的济南,趵突泉公园亮起来的那些灯线,将夜晚最美的光影照进了人们的心里。贾祥云说,到了晚上,市民涌进趵突泉公园,就着这些简陋的灯光欣赏许久。
  贾祥云说,如今各家有电视,到处“灯红柳绿”,所以现在的年轻人很难想象当时济南夜生活的匮乏。那时候,一到晚上基本就关门闭户,“我们公园作为一个文化宣传阵地,就想在这里边起个带头示范作用。”由于种种原因,即使是这样的灯会也没有机会再向市民呈现,但是贾祥云办灯会的念头一直没有放下。
  1978年,趵突泉公园各项建设基本恢复,园林景观的质量也飞跃上升,并且作为山东唯一一家园林入选当时建设部组织编写的《中国新园林》。这个时候,办灯会的想法又涌上心头。贾祥云将其具化成题,在会议上提出讨论。“我说这次灯会定个原则,立足于自己制作,自己动手,变冬闲为冬忙。”贾祥云回忆。
  贾祥云他们去北京、潍坊、扬州、苏州学习,带着样灯回来,组织园林工人在工作闲暇做灯,此外还购买了一部分纱灯。灯会计划在大年初一开展,年三十儿晚上试灯。为了让大家及时回家过年,贾祥云只要求几位男同志留下,但是谁也不走,忙活了一个冬天,都要等着看看自己做的灯亮不亮。
把民俗重新带回济南人的生活
  一切准备就绪,第一届趵突泉迎春灯会正式开展,热闹得超乎想象。贾祥云回忆,当时的工资是几十块钱,灯会的门票是一毛钱,即便如此,依然人潮涌动,“空前热烈”,最多的一晚上超过3万人次。
  “把整个公园的灯线拉起来,再加上泉水一映照,应该说是一个‘灯火世界’。我们投资不大,但是效果非常好。到了什么情况呢,应当是整个灯会轰动了全市。”贾祥云说。
  贾祥云至今记得那几年灯会的火爆景象。初一、十五一度不能卖票,因为来不及。人群早早等在门口,甚至人潮推着直接把门拆下来,大家扛着往前走。贾祥云回忆,那个时候掉了鞋根本不能捡,也不允许市民弯腰蹲下,“所有的任务就是保护人,把老人、小孩从人群里拉出来,害怕被挤着,每天晚上光那个鞋就捡好几筐。”有一次,一位70多岁的老太太被拉了出来。贾祥云问:“老太太你怎么还来凑热闹?”她答:“我愿意来吗?我在街上把我挤进来的。”
  从济南报业影像档案馆留存的那些灯会老照片里,可以看出,当时的那些花灯无论是造型还是质感,都远不能跟今天的相提并论,但是前来观灯的市民依然人挤着人,满脸的喜悦和惊奇。趵突泉迎春灯会不仅将正月观灯的民俗重新带回济南人的生活,对一座城市的文化建设也有着更重要的意义。
  菊花开了又谢,谢了再开,花灯亮了又关,关了又亮,城市文化生活便在这种循环往复中从匮乏走向丰富。几十年来,趵突泉的菊展和灯会愈加盛大,正如我们的生活一样,总是一年更比一年好。年轻人已经习惯了今天的种种繁华,但是从过去走来的老人深知这其中的不易。
  一代又一代人接力建设着这座城市,延续着它的过往、当下和未来。再过几十年,今天的年轻人大概也会向后代描述他们曾经在趵突泉赏过的花、看过的灯,而那时自有另一番景象,不可想象,却值得期待。就像贾祥云他们这一代人,最初想办菊展、灯会的时候,也不会想到,仅仅几十年的时间,这座城市和它所处的时代便以一种加速度的姿态奔跑了起来,越跑越快。  


济南市图书馆 版权所有 ‖ 济南市图书馆网络信息部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