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名泉概况 ------
------ 名泉鉴赏 ------
------ 名泉图库 ------
------ 名泉视频 ------
偶遇济南幸会泉城
情殇孤月  济南日报  2018.12.11

  我原本对济南的印象是十分模糊的,除了教科书里趵突泉“叮咚”的泉水,就是《还珠格格》里大明湖畔对乾隆柔声吟着“君当作磐石,妾当作蒲苇”的夏雨荷。其实我一直都很困惑,究竟是什么样的风土,什么样的人情,可以滋养出那么神奇的趵突泉水和如泉水般温润的女子来。我也一直以来都奉行“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的道理,琢磨着若有时间是一定要到济南来亲眼看一看的……只是不曾想到,从上大学起就立下的一个小小的旅行目标,会因为忙于写作的缘故,一直蹉跎至今才得偿所愿。
  初到济南,泉城给我的印象就是极好的。从火车站前往舜耕山庄的路上,我看着车窗外的灯火由稀疏到繁盛,车窗里现代化的高楼更是不断地依起伏的山势拔地而起……我一边看着车窗外的风景,一边与开车的小哥聊着天。
  小哥是一个标准的山东大汉,好客,热情,而且侃侃而谈,我们就着车窗外的美景,从济南的泉水聊到济南的名人大舜,从大舜聊到他引以为傲的舜网,再从舜网聊到他与他的家人……我就是这样与心心念念的济南完成了我与她的初见,开始走入我了解她的历程。
  小伙与我聊大舜,聊他在历山之下耕田,聊大舜与尧帝初见的故事。他说大舜不忍责打耕牛,而只敲打簸箕来催促老牛耕地,尧帝见而善之,试舜三年,代行天子之政。他又与我说辛弃疾与李清照的故事,讲辛弃疾孤身入金营斩叛徒而还南宋,也讲李清照晚年遇人不淑的凄惨故事。
  我不曾想到,在济南城里,一个看起来五大三粗的魁梧汉子,竟也能识得锦绣文章,说得历史评话。后来这一点疑惑,直到我在明湖居听得那句“北京学艺,天津练活,济南踢门槛”的时候,方才得解。
  天南海北的角儿,都得要在北京学艺,在天津练出本事来,才敢到济南来争座次,比水平。想来是因为山东快书、山东琴书、山东评书等大众喜闻乐见的曲艺形式皆在济南璀璨,所以济南人的艺术欣赏眼光自是极高的,若没有十分的本事,是不敢来济南的茶馆里献艺的。换言之,若是得到了济南人民的欣赏与热捧,成为“名角儿”也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了。如此看来,在曲山艺海里泡着长大了的济南人,说起故事来,能不是如数家珍吗?
  在济南的这些时日,虽然只有短短的几天,但我愈发地认识到了“一方水土养一方人”。黄庭坚也在诗里说过“济南似江南”,我方知古人诚不我欺也。在山东大汉的彪悍魁梧深入人心的时候,泉城济南如灵秀的南方姑娘,卓尔不群。被泉水滋养的济南人,既有山东人民的热情好客,急公好义,又有南方水乡的诗书传家,谦逊温润。南北文化在济南这个三水交界,泉脉密布的城市自然而然地交汇了起来。
  我深切地感受到,泉水是济南的魂,也是济南人的魂。正是遍布泉城的泉水,滋养出了济南人如泉水般干净清冽的性格。济南,只来一次,是远远不够的,若有机会,是一定要如老舍先生那般久住上一年半载,方才能酣畅淋漓地感受泉城的美吧!
  (情殇孤月,本名胡浩。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江苏省网络作家协会会员,镇江市网络作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江苏省第八批签约作家,镇江市第四期文艺新秀,纵横中文网签约作家、编剧,代表作有《儒武争锋》、《双世白蛇》等。)  
    


济南市图书馆 版权所有 ‖ 济南市图书馆网络信息部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