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名泉概况 ------
------ 名泉鉴赏 ------
------ 名泉图库 ------
------ 名泉视频 ------
众生如泉
  济南明府城  2019.04.04

  向上
  所有来看趵突泉的人。大概都是冲着那块“第一泉”的石碑来的。而我,是因为它有另一个名字:泺源。这是古泺水的源头。
  历史上,泺水经泺口流入济水。后来黄河夺占了济水河道,河岸渐渐高出地面。泺水改道东行,形成了小清河,小清河走章丘,过滨州,从寿光羊角沟入渤海。
  所有的源头都是纯净的,美好的。趵突泉也不例外。
  看,三个水柱要有多么神秘的力量,才能这样没白没黑、永不疲地向着天空攀登啊!当我不错眼珠地盯着它的律动时,我感觉那股神性的超验气息,欲把我卷吸进去。我霎那的眩晕便是这股力量的余波吗?
  未能触摸到天空,却造就一条赴海河流,化作一片让无数人向往的风景。
  容纳这片神秘的,是一方小小的池塘,东西三十米,南北二十米,略成方形,面积亩许。如果,它能记录一座城市2600年历史;如果,它能引导一片浩淼的湖水;如果,它能造就一条赴海的河流,那么,它一定可以称之为伟大。数千年如一日的攀登与热忱造就了另一种伟大,伟大也不以占据的资源、所处的高度为标准。
  我最爱的,其实是看池中的锦鳞游泳。泉水永远晶亮如新,可以明目;鱼儿神采奕奕,可以动心。伟大无法直视,能在伟大旁边共生的,一般都格外美丽可观,比如朝霞与彩虹。
  源头的伟力便是让依靠它的,有着自我更新的力量;让靠近它的,激荡起内心的潮汐。
  泉边有亭,名曰“观澜”。泉水喷涌如几千年前的初始,而城市文明已经走到了现代。这块牌匾果然意味深长,它说出了“天下第一”的另一个内涵。
  向往
  在没有见面之前,我曾无数次的想象过它的模样。绿荫晴柔、波腾水突、滚珠溅玉,或者是半亩方塘,云影徘徊?因它的名字很有气势、叫做“腾蛟”。
  《七十二泉记》说:蛟之得云雨而飞腾也。这样的描写是何等的气象!当我在老街巷里看到它时,不禁有些失望。王府池子街与起风桥街的交叉路口,墙角下青石围成一方小小的水池。如果不是刻意前来寻找,它一定会被悄悄地忽略。
  站在这儿,没有汽车的喇叭,没有现代都市的热闹,只有四通八达的老街,还保留过往生活的影子。青石板路窄窄的,石头垒起来的墙面,民国风味的老宅,印着时光的印记。岁月一页页的掀过,传说中的故事留在老街。相比于正史的记载,浅浅的青苔和石板的印记更能让人浮想联翩。
  水面离地平面不足半米,伸手便可亲近。低头看去,我的影子印在水中。水很清,很新,一眼可以看到底。百年来,这眼泉水一直是这样清澈,新鲜,恒定。它吐纳着天华地宝,涌动着生命意蕴,滋养着这块土地上的人们。生活似乎无声无息。
  不仅是老百姓喜欢这眼泉水,读书人也喜欢它。赶考前,士子们专程前来报到。他们在这里掬一捧甘甜的水,滋润干渴的喉咙,洗涤脸上的风尘,整理长裳上的皱褶,然后向西走去。西边,经过起风桥,可以到达文庙和贡院。学而优则仕,那时,士子们的路似乎只有这一条,仿佛泉水的归宿只能是大海。
  大地承载所有的泉眼,大海收纳所有的水流。而人类的空间却没有这么宽广。泉水上方的墙上嵌有石刻,上面是历城人李僴于丁卯年(1867)的题字到现在已经150年了。经历了战火、岁月、尤其是城市的发展。这眼小小的泉水经历这么多的大劫,依旧存在。因为除了生活,它还有着向往。
  矛盾
  泉水出露一般与土地、木石相联。有的从石缝间细流,有的从山石下渗出,有的从泥沙间奋涌,有的在林间潺潺。五莲泉不是这样的,它从水里涌现的。
  那天看完了黑虎泉,顺着南护城河闲游,我看见了河心的一座孤岛。一块上书“五莲泉”三字的巨石标出了这方妙景。几块巨大的灰石自然堆叠,高出河心半米。簇拥着中间的一池翡翠,水从石缝中溢出,垂入河中,于是岛上多了几挂小小的瀑布。泉流入河,碧绿的河水与雪白的浪花相叠,流中有流、水中有水,看着两水相交,很的让人沉迷。
  这大概是泉水的盆景吧!我想起了“万练当空舞,溪上石如莲”的句子。石头如莲,多美的想象!这便是“五莲泉”泉名的来历?网上的解释却不是这样,说的是池底泉眼甚多,大者有五,水泡成簇,升于水面破裂,溢出池外,似五朵盛开的莲花,故名。在岸边是看不到的,要想看这五朵莲花,需要划船靠近。我感兴趣的是,泉水从河底涌出,却又独立成泉,乃成一景。只是不知道,谁是它的伯乐,将它从“泯然众水”中独立出来,让它绽放成一朵莲花。
  泉南侧河岸上有“五莲轩”,登台观之,五莲泉在水中如花盛开。要想独览风景,必须置身高处,要想理解河流,必须置身水中。五莲泉绽开,独立于河上,却又置身河中。向上奋涌,却又回落河中,最终顺着护城河走上赴海之路,这真是一眼矛盾的泉水。
  爱恋
  在小小的山谷里,一颗生长千年的古青檀树,把一眼泉水抱在怀里,这便是檀抱泉。这是泉的诗意与浪漫吗?
  幽深的洞穴里,清泉从石缝里溢出,流淌到前方青石砌成的水池中,滋养着周边的村民青翠的日子。对它来说,奉献一片清流,这便是平凡而可满足的日子吧!
  不知何年何月,一粒青檀的种子落在泉眼的上方。水与木的邂逅并不出奇,奇特的是他们结合的如此紧密。泉水哺育着种子,日渐枝繁叶茂的青强起来,它的根系在岩石隙缝间盘旋伸展,终于把泉眼完完全全地拢入自己的根下,置入自己的体内。以泉池为心脏,以根系为血管,是它枝叶格外郁郁葱葱的原因吧。
  在树下,古青檀那发达的根系让我格外惊奇。泉洞的上方,可以看见嶙峋的岩石。紧缠着岩石的,是一层层的树根。猛一打眼,仿佛一幅不规则的中国结,互压互绕,交错成网,网络收口处直达树干中部。它们的外形是泉流的波动,骨子里是久经锤炼的战士,不管暗夜还是寒冬,它们都紧紧的挨着,肩并肩,手挽手,虬结而有序,雕刻着运动的姿势。泉水冬暖夏凉,顺着树根的通道,一波波地冲刷着体内的污浊,留下偏硅酸促进钙化,留下锂和溴安定情绪。于是,在太阳缓缓上升的山谷里,青檀舒展开巨大的身体,触摸山崖,触摸山风,触摸那遥不可及的天空。
  触摸天空的绿叶之手,有着泉水的渴望吗?有人顺着台阶,下到树根下方,条石砌成的门内,取了一桶水,说是泡茶。如今,深入树根下的岩洞汲泉而饮,大概是一件非常奢侈与古典的事。我从城市而来,没有准备任何容器。好在,我还能靠近这古檀的心脏,倾听一眼泉与一棵树爱恋时的心跳。
  知音
  每一眼泉都是唯一,每一眼泉都无复件。如果泉水也有知音,金线泉可以称为知音之泉。
  趵突泉东北侧,一方泉池,色呈暗绿,时有波纹微动。据前人记载,泉池东西两端各有泉眼,当泉流从池底两边对涌,且流势相当,在水面相交,才能聚成一条水线,漂浮移动。如果你运气好,可以看到阳光照射之下,泉池中一道金线在水中游走波动。宋人曾现诗赞:云依美藻争成缕,月照灵漪巧上弦。如缕如弦,金线浮空,这就是它的低语吗?
  嘤之鸣矣,求其友声。我看见泉水无时无刻都在喷涌,是在寻找能听懂它话语的智者吗?
  伯牙鼓琴,有高山流水之缘;叔牙荐贤,有管鲍之交传世。世间寂寞,孤岛丛丛,没有相对应的一方,人生将会怎样的黯然失色!金线泉、那是泉与泉的相对,力与力的呼应,光与影的映射,才能在相交的时刻,放出耀的光芒!我非有缘人。至今未能得睹这一小圣境。欲睹此景,一般要在八九月间,地下水位在29米以上,泉水极盛之时,阳光照耀之日。概率之下,只能以缘分说之。
  明清之后,老金线泉已经沉默,似乎消失在人们的视线里。1956年,在原金线泉东约20米处小池中,新的金线奇观萌出,是为“新金线泉”,成为视线新的焦点。人事沧桑,地脉有变,对知音的寻觅却始终不变,无论是泉,是人。我却想起了神秘地陨落在济南那位诗人心底的忧伤:
  你记得也好,最好你忘掉,在这交汇时互放的光亮。    


  
济南市图书馆 版权所有 ‖ 济南市图书馆网络信息部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