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名泉概况 ------
------ 名泉鉴赏 ------
------ 名泉图库 ------
------ 名泉视频 ------
五龙潭是何时列入济南名泉的?
  济南日报  2021.01.12

  济南泉源众多,自金代即有七十二名泉之说,而五龙潭在民国之前不仅不在名泉之列,也不被认为是泉。因那时济南涌泉遍地皆是,人们不屑于把深不见底、阔可行船、大于泉池的渊潭也凑为泉数。尽管五龙潭底确有众多泉眼,出水量甚巨,但是它从未像江家池那样,被文人另起泉名,而为世人认同。
  元代至正十三年(1353),孔颜孟三氏教授赵本所撰《重建五龙堂记略》开头写道:“历下名泉众矣,独在城西有潭,深且阔。故老相传,以为斯渊有神龙,故曰五龙潭。”清代乾隆三十二年(1767)山东巡抚崔应阶《重修五龙潭神祠记》云:济南西门外之北,“泉源竞发,其大者曰江家池,又北,汇为五龙潭,潭西有龙神祠”。细考以上两段之文意,便知作者不认为五龙潭属于众泉之行列。
  明代晏璧作《济南七十二泉诗》,遍咏名泉,而无五龙潭。清代桂馥《潭上杂咏八首·七十三泉》说得更明白:“名泉七十二,不数五龙潭。”
  明崇祯《历乘》、清康熙《历城县志》、康熙《济南府志》均未将五龙潭列入“泉”属,而归于“潭”类。
  清道光《济南府志》胪列了历城151泉,包括当时湮灭莫考的,其中并无五龙潭。五龙潭与其他潭,是同池洲陂湾相提并论的。
  民国《济南快览》《历城县乡土调查录》《济南大观》《济南名胜古迹辑略》《济南市山水古迹纪略》中的“名泉”部分,亦不载五龙潭,或独作一类,或归于“湖川”,或列入“名湖”。
  从以上文献可看出,在往昔人们的总体认知中,无论实体还是名称,潭是潭,泉是泉,两不混淆。
  1988年10月山东人民出版社出版,张蕾先生编撰的《济南名泉》说:“五龙潭又名龙居泉、灰湾泉……从金代起,五龙潭就被列入七十二泉,不过在《名泉碑》上,它的名字写的是灰湾泉,而不是五龙潭。”后来多有写家著书撰文时不加详考,“张云亦云”,乃至2013年出版的、由济南市史志办公室组织编撰的《济南泉水志》,也采用了五龙潭旧称灰湾泉的说法。
  其实,《济南名泉》的这段论述有很明显的疏漏,本应引起人们对其严谨性、准确性的怀疑——金代《名泉碑》上既有灰湾泉,也有龙居泉,五龙潭至多只能承其一。
  再是,现存历史文献中,最早记载五龙潭的是元代济南著名文学家、政治家张养浩的《复龙祥观施田记》。据此可知,五龙潭由地面塌陷形成于金代覆亡之后、元代建立之前的蒙古时期,因水深疑有神龙藏焉,建祠塑五方神龙像而名之五龙潭。此说前述赵本《重建五龙堂记略》亦可证之。金代既无五龙潭之水,更无五龙潭之名。即使按元代著名地理学家于钦撰著的《齐乘》所言,北魏郦道元《水经注》记载的大明寺净池,“池今名五龙潭,潭上有五龙庙”,五龙潭的前身亦不曾称泉。
  那么根据什么讲,元代的五龙潭就是金代的灰湾泉或龙居泉呢?包括《济南名泉》在内,并没见今人持此说法的书籍文章论及。
  金代名泉碑只会刻录泉名,而见于《齐乘》时泉名下则有注。今天我们已经看不到元代版本的《齐乘》,现存最早的明嘉靖四十三年(1564)版本便是如此,注应为于钦所添加。
  在《齐乘》记载的名泉碑泉名“曰灰湾、曰悬清”下,注有“城西五龙堂东”的字样。《济南名泉》作者等或许觉得五龙潭太重要了,而不愿意承认名泉碑上没有五龙潭,于是硬把“湾”等同于“潭”,说也在五龙堂东的元代的五龙潭,就是金代的灰湾泉。
  其实,灰湾泉与五龙潭并存了几百年。明崇祯《历城县志》、清乾隆《历城县志》和道光《济南府志》均明确记载“灰湾泉,五龙潭东”。1914年出版的《济南指南》载:“灰湾泉在五龙潭东。”1927年付印的《历城县乡土调查录》载:“灰湾泉,在五龙潭东,疑即悬清泉之水汇也。”其他还有许多史志典籍可征,就不一一列举了。至于灰湾泉灭失于何时,似不见有人记述。
  至于说五龙潭又名龙居泉,更是望文生义。明代晏璧《济南七十二泉诗》有《龙居泉》:“东望扶桑海岱连,澄潭月冷水涓涓。钓竿一拂珊瑚树,惊起潭心龙夜眠。”说龙居泉是五龙潭,其依据大概就是泉名和晏诗中的“潭”“龙”二字。但是《齐乘》的《名泉碑》注,已标明龙居泉在“长城岭西”。清道光《济南府志》、民国《历城县乡土调查录》《济南名胜古迹辑略》皆称其在今柳埠街道办事处的长城岭,而诗中的第一句也应是描写登山所见。
  当然,早先也有将五龙潭称作五龙泉的,但是都有不能圆融之处。如清代同治年间王钟霖作《历下七十二泉考》(有钞本名为《济南七十二名泉考》),其中写道:“五龙泉,在天镜泉北,名五龙潭。”将五龙潭列入泉类,王钟霖也知道这样做并不恰当,可他实在割舍不下,于是就自作主张以“泉”易“潭”。然而名册上叫“五龙泉”,简历中又讲其真名实姓是“五龙潭”,因为不这样,济南人不认可,外地人无处寻。这倒也说明旧时五龙潭就是潭,没有什么泉的前身。
  《历下七十二泉考》为了凑七十二名泉之数,随意发挥,比如将百花洲改名百花泉,回龙湾改名曲水泉,将大明湖北岸庭园“小沧浪”中的水池名之沧浪泉,将张养浩云庄别墅遗址的荷塘名之云锦泉。这也证明“五龙泉”之名极不靠谱。五龙潭名宏且雅,断不会更名改姓,即使另起,也应像江家池又名天镜泉那样,别出新意,更上层楼,岂能粗糙地以“泉”易“潭”。
  民国《济南市山水古迹纪略》写道:“灰湾,在五龙泉东,流经城西北壕,入清河。”“五龙泉”应是“五龙潭”之误,因为此书有“五龙潭”之条目,亦不与泉同列。
  那么,五龙潭何时被济南人视作名泉了呢?这是以它冠称泉群时开始的。
  “泉群”是现代地质学的概念。1948年,北洋大学(今天津大学)采矿系地质学科教师方鸿慈,在《地质论评》第13卷第Z2期发表《济南地下水调查及其涌泉机构之判断》一文,根据其1944年10月对济南地下水赋存状态的实地调查,将济南城区的泉水按内城外西南角、内城外东南角、内城外西侧、内城大明湖南侧四个区域,划分为趵突泉涌泉群、黑虎泉涌泉群、贤清泉涌泉群、北珍珠泉涌泉群。
  1958年11月,山东师范学院地理系师生写就《济南自然地理》《济南经济地理》等三篇论文,1959年4月合编成《济南地理》一书,11月由山东人民出版社出版。书中写道:“在许多名泉中,尤以趵突泉、黑虎泉、珍珠泉最为人所熟知。”济南泉水“可分为四大泉群:一为以黑虎泉为中心的城东南泉群,一为以珍珠泉为中心的城中心泉群,一为以趵突泉为中心的城西南泉群,一为以五龙潭为中心的城西缘泉群。”从上述文字中可以看出,五龙潭并不以名泉为人所认知,之所以将它作中心,是因为作者觉得此泉群各泉,包括方鸿慈所选的贤清泉,无论名气还是规模,皆无法与“最为人所熟知”的趵突泉、黑虎泉、珍珠泉相埒。
  1959年6月,山东师范学院地理系教师黄春海在《地理学资料》第4期发表《济南泉水》一文,文中则把济南市区的泉群称为趵突泉泉群、黑虎泉泉群、珍珠泉泉群、五龙潭和江家池泉群。那么黄春海为什么要用“五龙潭和江家池”代替方鸿慈所说的“贤清泉”呢?原因应与《济南地理》相同,也是考虑当时五龙潭和江家池都比贤清泉涌量大、名气大。按说,用潭池且还是两个领衔泉群,实在别扭,黄春海为什么如此办理呢?大概黄春海觉得五龙潭毕竟不是泉,更不属于名泉,而江家池是泉,且是名泉,明万历年间,山东提刑按察副使、安徽人张鹤鸣名之天镜泉,泉旁还有江家池街。但是当地百姓却不称其“天镜泉”,只管叫它“江家池”,这名字又太俗。“五龙潭”与“江家池”难以取舍,于是黄春海便都写上了。这就显得不甚简洁,难以记忆与传播。
  而同是山东师范学院地理系教师的徐本坚,似乎没有那么些顾虑,他在1959年第4期《山东师范学院学报》发表的《泰山地区自然地理》一文中,将济南泉群表述为“趵突泉泉群,分布于旧城之西南”,“黑虎泉泉群,分布于旧城之东南”,“五龙潭泉群,分布于旧城西缘”,“珍珠泉泉群,分布于旧城中心”。这种命名与《济南地理》的表述最为接近,后来亦被学界和民间最终采纳。
  山东师范学院地理系的这三篇作于同时段的文章,对泉群的划分,与方鸿慈并无二致,命名亦大同小异,因此“四大泉群”首倡之功还应归于方鸿慈。方鸿慈后为我国著名水文地质专家。
  可是城西泉群的定名终归是个问题,后来济南老百姓和众多文化、科技专家一齐作了约定俗成的选择,选了名字大气又有形象感的“五龙潭”。比如,山东人民出版社1964年4月出版,时任山东省政协驻会委员、曾任济南市博物馆副馆长的郑亦桥撰著的山东名胜古迹丛书之《济南》,水利电力部上海勘测设计院1964年撰著的论文《济南喀斯特承压水成因的初步研究》(见1965年1月内部印发的《中国地质学会第一届全国水文地质工程地质学术会议论文摘要汇编》),均表述为“五龙潭泉群”。
  特别是郑亦桥的《济南》,是20世纪五六十年代唯一的全面介绍济南概况和风物的通俗图书,较之前后的学术论文有更广泛的社会影响力。
  当然,由于其时泉群的命名,不是市政府等官方机构做出并公之于众,所以被社会公认需要一个过程。1965年,山东省地质局水文地质观测总站编写的油印本《济南泉水》(济南文献收藏家雍坚购藏)中,便将四大泉群表述为“趵突泉~白龙湾泉群”“五龙潭~古温泉泉群”“珍珠泉~王府池泉群”“黑虎泉泉群”。这种表述似缺乏对先前学术成果的认知,相比较有走回头路之嫌。尽管如此,却也反映了当时的专家们对泉群问题的种种思考,还是值得记录下来的。
  现在看来,“五龙潭”还是选对了,如今的贤清泉、江家池,以及古温泉,一年有三季几乎不再喷涌,模样和气势已难比五龙潭。五龙潭泉群的定名,山东师范学院地理系,特别是黄春海、徐本坚老师是有贡献的。
  济南的泉水有很多并不是济南人命名的,如前面提到的天镜泉,如宋代曾巩选定的“趵突”二字。命名四大泉群的三位学者也不是济南人。方鸿慈是广东普宁人,黄春海是辽宁新民人,徐本坚是江苏常熟人。
  四大泉群,大致呈田字形分布,西南是趵突泉群,东南是黑虎泉泉群,东北是珍珠泉泉群,西北是五龙潭泉群。
  自明代至民国年间,济南名泉中声誉最隆的不外乎趵突、珍珠、金线、黑虎四泉,清末被称为“四大名泉”。金线泉在金元时代名声高居珍珠泉之上,即使到20世纪30年代初,尚不失四大名泉之风韵,后因泉边大兴土木而屡遭破坏,至20世纪50年代已无畴昔神采,泉池中神秘金线也消失了。人们甚至又命名了一个新的金线泉,但是这新金线泉,泉池还不到四个半平方米,全无名泉应有之堂堂器宇。于是近60年来,济南人不再提趵突、金线、珍珠、黑虎是“四大名泉”。
  由领衔城西泉群始,即20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五龙潭在专家的眼里,在文人的笔下,在百姓的口中,以四大泉群首泉之一,得与趵突、珍珠、黑虎三泉相提并论,由此进入了济南名泉的行列,并常被一些对济南文化知之不深的人,在旅游类文章中取代金线泉,作自古以来的“四大名泉”介绍,当然若说五龙潭是当代济南的“四大名泉”,或有争议,亦无不可。特别是先后有了趵突泉公园(1956年建)、五龙潭公园(1985年建),却没有珍珠泉公园、黑虎泉公园,五龙潭想低调都难。
  五龙潭,不止水里有鱼,岸上有花,它还有许许多多的历史故事,等待着爱泉人。  
   

济南市图书馆 版权所有 ‖ 济南市图书馆网络信息部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