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名泉概况 ------
------ 名泉鉴赏 ------
------ 名泉图库 ------
------ 名泉视频 ------
【邂逅老城】泉水人家15号院:老宅深处藏古泉
武存中  微信公众号 济南古城历史街区  2020.10.04

  走进趵突泉人们就可以看见三朵像盛开的莲花一样的三股水,“三尺不消平地雪,四时尝吼半空雷”,而在三股水的西边来鹤亭的左右两侧立着两块石碑,其中一块上面写着“第一泉”,落款是王钟霖。王钟霖何许人也?什么时候立起的这块石碑?这块石碑有什么来历?
  王钟霖,清朝人,生于嘉庆二十一年(1816),卒年不详,查《王钟霖日记》止于咸丰十一年(1861)2月16日,此后大概不久谢世,济南人,长居于陵县,道光二十四(1844)年举于乡,在京任兵部司马郎中,并且多次出任河北、天津地方官。第二次鸦片战争英法联军进北京后出京,后没有履职。官居四品。官不大,为什么在趵突泉旁边立着他题写的勒石呢?因为他的书法好,颜鲁公字体,端庄大方,遒劲有力,正气凛然,为“天下第一泉”增色不少。他还在蓟州盘山书写“逍遥游”大字。第二,他是一个历史见证人。见证了许多史书上说不清的历史史实。
  王钟霖有一个好习惯,就是记日记。他自己说:“先严(指他去世的父亲)以钟霖记性不好,谕用日记之功,谓积少成多,由浅及深,久之,自能博学,视聪明自殆者远矣。因遵记之,获益实多。”无论是在京或者在济南,或在陵县每天记下自己的所见所闻,因而成为一部社会生活的真实记录。如他记录下了第二次鸦片战争期间英法联军舰队经大沽口溯白河侵犯北京,清政府即命科尔沁亲王僧格林沁率部抵抗,6月25日,英海军12艘军舰从拦江沙开往海口,下午3时英法联军进攻大沽炮台。清军在僧格林沁的指挥下,英勇抵抗,发炮反击,击沉击伤敌舰10艘,毙伤敌军近500人,英法联军惨遭失败,这也是鸦片战争以来,清军唯一的—次胜利。但僧格林沁被短暂的胜利冲昏了头脑,其后的陆战中,僧格林沁的蒙军用古老的冷兵器对阵英法联军的火枪火炮,随即遭到惨败。后咸丰帝派奕?与英法联军谈判并签订了一系列不平等条约,如《北京条约》、《天津条约》等等,在他的日记中都有记录,如巴夏礼被释放之谜,以及谈判过程中恭王奕?的态度,等等,是存世不多的历史史实记录。廓清了一些史书记载的不实。他还记录下了英法联军在北京放火、抢劫以及焚烧圆明园的强盗罪行,给后人留下了珍贵的历史资料。
  咸丰年间,正是国家危难之际,内忧外患,矛盾重重,农民起义此起披伏,帝国主义列强陈兵国门,人民生活于水火之中,在《王钟霖日记》中,均详细的记录了当时的太平军、捻军、宋景诗,黑旗军等等在各地的活动与烧杀抢掠的行径。国家动乱永远是对人民的灾难,这一点在他的日记中随处可见。
  在北京期间,他详细的记录了北京的大量戏剧史料,例如京剧奎派老生创始人张二奎与程长庚、余三胜并称“老生三杰”的成名经过。对于研究京剧历史具有非常重要的价值。以及北京的民俗,上朝的一些规矩,官员的使用与免职等等。济南的一些风俗民情,包括乡试的举子考中后的张榜公布,使我们如临其境,如见其人。真可谓历历在目。
  王钟霖自幼即学习颜真卿书法,诚如他自己所说:“余初学字,即爱颜鲁公。初只以庄重有筋力……近渐学字,知鲁公无一笔不圆,无一处不聚精会神。提起来写不似他手之信笔也。”诚如古人对于书法的评判标准:一须人品高,二须师法古,王钟霖学颜鲁公的首先是仰慕颜真卿在国家危难之际挺身而出,拯社稷、斯民于水火,对国家前途的焦虑和担当。我们今天看他的日记可知,王钟霖几乎是每到一处都忙着给人写对联,写条幅。原因乃是他心中有颜真卿,有着国家和人民。正如他的法书《第一泉》一样,源源不绝,长久不息。
  说起王钟霖勒石的原因,他自己这样说:“吕祖位列上班,到处著灵,悯世警人,尤时见乩训。少时师友于济南西门外趵突泉,吕祖庙旁放鹤亭事,敬瞻请乩,因乞示训,蒙赐书《诰诫》一篇,令修身寡过,切中病处,悚然拜领。每元旦子刻,净室茗香,敬申感叩,时佩训言以自警勉复蒙‘觉慎’二字为佩,瑾志终身。”就因为少年的时候一次偶然的扶乩,使王钟霖顿悟了“修身齐家”的修身之本,从而受用终生。也就有了他要在趵突泉之侧勒石的举动,同治八年(1882)春王钟霖立石泉上,迄今已经有138年了。同时他撰写了《第一泉记》:
  济水源自王屋,伏行至济南,随地出泉,不止七十二也。而趵突泉为最。天下名泉,扬子第一,惠山地二。长白麟见亭先生谓趵突泉可与二泉伯仲。吾郡唐际武先生云:“行几遍天下,所谓第一第二泉者,皆不及吾济诸泉,惜陆羽未品之耳。”夫泉之著名在甘与清,趵突甘而醇,清而洌,且重而有力,故潜行远而上腾高,若水晶三峰,欲凌霄汉,而四时若雷雨声也。噫,异矣!毛海客云:“济南名泉七十二,唯有趵突称神功。”又云:“呜呼!此泉洵第一。”碑记尝读曾南丰,则趵突实为第一,因名第一泉。
  “第一泉”的评判,这个“第一”并没有大众的投票表决,而是从茶圣陆羽那里得到的,所以,王钟霖在《第一泉记》的后面附有《天下明水》:
  陆鸿渐(陆羽)以庐山康王谷水帘水第一,无锡惠山寺泉第二,蕲州兰溪石下水第三,峡州扇子峡下蛤蟆口水第四,虎丘寺泉第五,庐山招贤寺下方潭桥水第六,扬子江南零水第七,洪州西川西东瀑布泉第八,唐州相岩县淮水源第九,庐州龙池山岭水第十,丹阳县观音寺水第十一,扬州大明寺水第十二,汉江金州上游中零水第十三,归州玉虚洞下香溪水第十四,商州武关西洛水第十五,吴淞江水第十六,天台西南峰千丈瀑布水第十七,柳州圆泉第十八,桐庐严滩水第十九,雪水第二十。
  陆羽没有到过济南,所以陆羽的这些评判实在是有些不到位,也许是因为陆羽的那个时候正值“安史之乱”,国家动乱妨碍了他的行踪,限制了他的眼界也是在所难免的事情。
  畅游趵突泉,赏王钟霖书法,品一杯趵突泉水泡的香茗,是不是有些飘飘然?真令人觉得“遥吟俯暢,逸兴遄飞,爽赖发而清风生,纤歌凝而白云遏。”恰如王勃的狂喜之心,不但是良辰、美景,赏心、乐事四美具,再加上赏书法,品香茗,实在是六美具了。 










济南市图书馆 版权所有 ‖ 济南市图书馆网络信息部制作